標題欺詐。


アニ最後那個很明顯不叫「微笑」,是淫笑喪笑……

是說之前的後感也有提過,看原作時因為沒有「只要有心,人人也是巨人」(誤)的概念,所以在這話揭開女巨人身份的時候,真是整個又緊張又驚訝,沒有捏他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這話也增加了一些無傷大雅的原創,畢竟要以女巨人戰作最終回,時間上挺充裕的。新增的部分,只是更突顯出憲兵團的腐敗,明明訓練時是精兵,但精兵之所以奮力成為精兵,目的並不是打巨人,而是為了過這種糜爛又安穩的生活,所以很早前アニ就問過エレン對憲兵團制度的矛盾有什麼看法。

アニ跟香菇頭提到エレン,形容是「敢於逆流而上的笨蛋」,但也因此而尊敬這樣的笨蛋。這大概也是アニ所渴望的做到的事情,比方說,大開殺戒並不是個人所願,但因為某種原因,只能成為隨波逐流的人。香菇頭說自己加入憲兵團,是為了從根本改變制度的不足,但アニ的回應是,像香菇頭那樣的善人是做不到這種事的,後面反抗長官的一段也可看到有多無能為力。單憑一顆正直的心,那就只是個單純的熱血笨蛋。或者前幾話像團長那樣的行動,正好反映出要做大事,某些時候是需要讓自己變成無人性的惡人的。


所以換成エレン的話,搞不好真的會砲掉那兩個長官,只是在砲掉前,身邊會有ミカサ和アルミン控制住他的衝動,但當下沒有還手,不代表エレン會就這樣放棄反擊。這也許就是エレン和香菇頭的分別吧!

然後又到了本作影帝アルミン的表演時間。其實個人滿認同アルミン那個關於「好人」的說法,「所謂好人,只是用來形容對自己有利的人」,事實上好像真的如此,即使是公認的好人,但所做的卻損害了自身利益,即使明白他是好人,心中也禁不住會罵娘。所以什麼是「好人」,真是滿讓人細味的。

之前アルミン曾說過アニ是溫柔的人,這兒則說「如果アニ拒絕請求,那在我而言就是一個壞人了」。有趣的是,アルミン並不是說「如果アニ答應請求,你就是好人」,換句話說,即使アニ答應,也不等於アルミン承認アニ是好人,所以這算是語言陷阱嗎XD?


只是這個「好人」命題,真的打中了アニ的要害。作者對這話提供意見時,挺著重帶出アニ「普通的人類」的感覺。個人認為,アニ對把自己看成「溫柔的人」的アルミン是有好感的(不是戀愛那種啦XD),所以在壁外時沒有殺掉アルミン。不希望被自己有好感的人看成「壞人」,所以即使對行動存疑,アニ最終也答應了。當然,アニ並不完全相信,所以才會戴上戒指。雖然「合理性」上相當可疑,但「感性」上,アニ選擇了相信。

換個角度,アルミン也很會抓アニ的心理,這次的行動,基本上是建基於アニ對アルミン的信任,不然後面完全沒戲唱。而アルミン覺得アニ會相信自己,大概也建基於那時アニ沒一腳把他踏扁。以アルミン的神推理能力,應該猜到這對アニ來說,不但毫無好處,還會留下禍根,所以可肯定アニ對自己有一定好感值吧!

所以換句話說,アルミン是利用了アニ的信任,這樣說起來,アルミン的心機真是超重XD!不過アニ答應時,アルミン先是一下愕然,然後閃過了像是心中有愧的表情,大概アルミン也意識到自己利用了人家的信任。不過身為智將,要成大事就得耍手段吧XD!


找ジャン偽裝エレン的原因有笑到XD!因為大家也有一張惡人臉啊XD!

到了地下通道,アニ已察覺到自己中了圈套,如果真的進去通道便完蛋了,所以死也不進去。エレン果然是熱血笨蛋啊XD!完全控制不了情緒,就只是不停叫アニ「快給我過來」XD!倒是アニ不慍不火的問アルミン是何時發現的。アルミン這話的解釋並不完整,整個推論要留待次回,總之就結論而言,由始至終並沒實質證據確定アニ就是女巨人,所以即使到了這個時候,アルミン多麼不願相信,エレン甚至急得說「你可以用無聊的笑話敷衍過去的」,只要過來就一切好說…

倒是殺氣騰騰的ミカサ立馬就拔刀了!雖然看起來像扼殺了アニ的解釋機會,不過既然彼此立場不同,アニ不打算替自己辯護,ミカサ亦不打算原諒這偷腥的母豬想要抓走エレン、還殺了調查兵團一大票人的巨人,前因已經不重要,結果就是不能原諒。所以再說下去,不過是浪費時間,「毫無意義」。


アニ那個聲稱是微笑但實際上是喪笑的表情,雖然與原作的邪笑(?)差異很大,但既然原作者也跑出來說那是集「悲傷、害羞(?!)、開放感、罪惡感、孤獨、恐懼」於一身的笑容,連作者本人也覺得這樣的形容為難了製作組,那就沒話好說了。其實個人也只覺得那紅暈過了點火位而已,不過是不同的表達方式而已吧!

一直以來偽裝的面具給撕破了,而且是在自己尊重和欣賞的兩個人面前,アニ的笑容,彷彿已失去所有東西般,既是秘密被揭穿的無奈,也是放下「好人」重擔的解脫。

次回,那恐怖的表情,ミカサ你到底有多想宰掉アニ啊……(抖)

    全站熱搜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