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やはり俺の青春ラブコメはまちがっている。続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期的感覺回來了!!(趕戲的意味)


前半的聖誕活動,還有後半的參拜,就算沒看過原作,也看得出明顯很砍大,也就別說應該還有更多的砍劇情了XD。雖然就像一期般,它應該是把重點都演了,所以大致上沒有理解困難(大概吧),但就覺得像缺了很多東西的樣子吧……(嘆)

而且足足花了四話準備這個聖誕活動,以這部平均兩話演一卷的速度來說,應該滿奢侈的(爆),但最終只用了半話的跑馬燈(?)便了結這聖誕活動,感覺超浪費的,別以為拿一期OP當BGM就能混過去啊!!這只是勾起了一期有多趕戲的回憶而已吧(錯)!!其實把KO會議和聖誕活動的部分拖一拖,再這話中間的結尾當成這話的結尾(那應該就是第9卷原本的結尾吧?),不是更完整嗎?現在好像前面趕完戲,連歸結的心情也未整理好,便急不及待的開新章,更突顯這話很趕戲呢……

看原作黨對標題情報的分析,貌似次回就解決第10卷,最後兩話也許是原創end。原創end多數也是吃力不討好的吧?這樣想來,還不如最初第7、8段演慢一點,再拿這話當二期最終話,那就能把故事演得更細緻吧……嘛,反正個人沒看過原作,不會太過在意砍劇情,作為動畫黨,只要最後能有個像樣結尾就OK的了XD。


這話一開始先是一色告白的後續,比企谷看到一色淚奔,沒去關心一色,反而是找葉山談話,不愧是心之友(誤)!!雖然葉山對於拒絕了一色而有罪疚感,但的確不可能因此就答應交往嘛XD!葉山說一色的真正心意並非自己,起初以為在說是比企谷,不過正如之前所想般,一色與比企谷的關係比較像兄妹,一色對比企谷較像是依賴、可信任之類的,並不像戀愛感情,這點葉山沒道理看不出來。葉山常在比企谷面前(?)表現出自己不是好人、現充王形象都是偽裝等等,所以葉山拒絕一色,是因為一色迷戀的,只是偽裝的自己,並非真正的自己,所以不能接受這不屬於自己的心意?

……瞎猜的XD,因為這感覺超中二的(爆)。不過簡單一點,如果葉山對一色根本沒那個意思,就不需要什麼鬼理由也要拒絕啦XD!

如是這般一色便失戀了。之後一色希望比企谷陪一下自己時,坦言會下定決心跟葉山告白,是因為被比企谷的「我想要真物」宣言所感動,看來那段宣言足夠讓比企谷丟臉一輩子的了XD。一色也想要追求「真物」(這詞語無論確切的解釋是什麼,大概也是像「羈絆」之類的了,而個人理解是心電感應),那到底自己對葉山的感情又是否「真物」?所以一色其實知道現在告白應該會失敗,但也想向前一步尋找答案。雖然結果失敗了,但最後還會自我安慰,沒打算就此放棄,因為「尋覓」也是得到「真物」的必經階段嘛XD!


然後終於看到比企谷和雪之下電爆玉繩了XD!比企谷指出了玉繩的無止境大腦爆炸,到頭來只是自以為自己能做到,不想承認問題,到出問題了就推給曾和議自己的人避開負責任……雖然在說玉繩但這根本是繞個圈說雪之下啊(汗)!!雪之下緊接比企谷電爆玉繩,也就是認同比企谷對玉繩(自己)的評價,作了個小小的反省吧XD!嘛,不管如何,「不要再浪費我們的時間了」雖然很不看空氣,低能將玉繩與他的愉快學生會一擊KO,太愉悅了!(玉繩氣得吹瀏海超好笑,製作組其實很喜歡玉繩吧XD)

於是最後決定是兩校分開演出,一開始這樣大概能省下不少時間,反正合作不來的話勉強也沒意思啦!雖然比企谷和雪之下也被一色訓話了,但能看到二人的鬥嘴,就覺得一期的感覺(不是趕戲)終於回來了,兩位就是要這樣相處才愉快嘛!還有一色這下也算能擔起大旗,敢於提出自己意見,也沒有再被比企谷牽著走,算是進步不少了吧?

因為這次活動的準備工作,折本對比企谷改觀了,另一方面比企谷也換了另一種方式幫助留美,給留美製造了跟大家一起演話劇的機會(是說原來演話劇的金髮女是留美啊!?不是被提點了真是完全不知道…)。機會是有了,但能否把握,那就是留美自己的事情了,畢竟不能完全依賴他人的幫忙嘛!


終於活動結束,比企谷還收到雪之下和由比濱的聖誕禮物啊XD!至於比企谷的「另一個委託」,還以為本人是知道是什麼回事啊XD!比企谷不是一開始就提出了兩個委託嗎XD?(笑)

然後立即就跳到新年參拜,還有準備雪之下的生日了,小町連續兩次給比企谷製造機會,分別跟雪之下和由比濱獨處,這妹妹有多擔心老哥娶不到老婆啊XD!跟雪之下的一段,基本上只是帶出了雪之下就算是新年,也不打算回家而已。而跟由比濱則是給雪之下挑生日禮物,因為又是跑馬燈的關係,連對白也沒兩句,有理由相信製作組對由比濱沒什麼愛。(大誤)

比企谷又跟陽乃偶遇啊XD!不過這次跟葉山在一起,交代了兩家人的關係密切(雖然已忘了之前有沒有交代過),密切到葉山以前會叫雪之下作「雪乃醬」啊XD!因為雪之下不願回家,陽乃便用比企谷把雪乃釣出來,雪之下趕到時看到比企谷跟由比濱在一起,那是捉姦反應嗎wwww


不過一個比企谷就能把雪之下釣出來,無論是奇怪比企谷為何又(?)會跟陽乃在一起,還是不知自己不出來的話,陽乃會對比企谷做什麼,也可見雪之下很在意比企谷吧XD!因為陽乃和葉山本來就在等老媽,所以之後老媽當然出現在眾人面前了,整個Boss登場的氣場啊XD!尤其是問比企谷和由比濱是否「你的朋友」時,第一個感覺是「陽乃你在哪裡認識這種渣渣般的人」(爆),知道是雪乃醬的朋友時,又有種「我都不知道你會交朋友啊」……明明老媽只問了一句就能腦補一堆是什麼回事啊!!

因為老媽現身了,雪之下再不想回家也無法反抗,下意識便向比企谷投以求救眼神,立即就被注意到的陽乃打斷了。撇開比企谷根本沒能力也沒資格插手別人家事這點,要是比企谷出手相助,那就等同雪之下又在依賴他人、自己一個人什麼也做不了,所以陽乃才說「不可以」吧……

反而比企谷是覺得葉山也許能做點什麼,所以才盯著葉山?不過葉山的反應只是苦笑,因為動輒挑戰大Boss(?)會死很慘吧XD!話說你兩個別用眼神交流啊!!太YO啦!!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雖然有點尷尬,但總算一掃之前的沉鬱悶氣了XD。


一直以冷漠理性的樣子示人,一旦在人前流露出人性的一面,的確會在事後覺得想死掉啊XD!形象崩壞了啦XD!而且其他人在此之後,也不知該用什麼態度面對當事人了XD。就算是當沒事,但的確是發生過那樣的事嘛XD!所以比企谷形象崩壞後的翌日,跟雪之下獨處時,雪之下先是不知如何是好、再嘗試找點話題打破尷尬,這氣氛真是十分到位啊XD!完全感受到由比濱來到時兩位那種「得救了」的心情XD。不過如果當時只有由比濱在的話,情況應該會好一點吧XD!

雖然經過上話的大告白(?),由比濱好像覺得跟雪之下變親近了,彼此也好像稍微認識大家多一點了,但雪之下顯得有點不知所措,畢竟雪之下本來就不太懂跟他人相處嘛XD!不過雪之下並不是討厭,只是無所適從而已,假以時日應該會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麼吧XD!


終於雪之下和由比濱也參加會議了,二人看到比企谷跟一色猶如老夫老妻的挽膠袋,到底會有什麼想法呢XD?可惜沒能看到雪之下的毒舌電爆玉繩,或被玉繩的大腦爆炸電爆,不論是哪個也好像好有趣啊……

總之結論就是預算問題,唯有求助平塚老師,而平塚老師則讓眾人到遊樂園感受一下聖誕的意義,四人的反應很不一樣呢XD!一色是毫不猶豫接過門票,大概是覺得好玩吧XD?雪之下怕擠迫不太想去,而且熊貓雖然很吸引,但應該不太願意被大家看到自己因為熊貓而形象崩壞吧XD!由比濱則覺得是個難得的機會一起去玩,畢竟之前才發生過不和,難得和解了當然希望能更進一步嘛!

而比企谷的話,以前的話應該毫無興趣,而且覺得沒有必要,不過現在應該是認同了由比濱的想法,而且明白到自己想要「真物」,但什麼也不做的話就想得到,那這「真物」也太廉價了XD。不過因為是比企谷,所以還是編了個藉口,雪之下也是「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唯有去吧」……果然是傲嬌呢……(煙)


現充組不知為什麼也加入了這次的遊樂園之行,不過應該是戲份給砍得八八九九吧XD!感覺在不在也沒什麼所謂般XD。順帶一提個人也不喜歡在不被知會下被拍照,不過與其說討厭,不如說是會覺得很彆扭和不知所措吧XD!另外海老名表示現充組依然很現充,但對因為自己而令奉仕部氣氛尷尬而感到抱歉,比企谷則表示沒有關係。的確告白事件不過是導火線而已,如果沒發生過那次事件,比企谷就會繼續用過往的方式處事,出問題也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一直壓抑自己超喜歡熊貓好可愛,明明就興奮不已啊XD!因為雪之下的注意力都在熊貓,讓由比濱有機會跟比企谷獨處聊天,而且比企谷表示「有空便去新開的遊樂園」,這算是回應了由比濱一直以來的進擊嗎XD?不過所謂的「有空」啊……不就是不知什麼時候、也可能一輩子也沒空的意思嗎XD!?


之後比企谷與雪之下跟大隊走散了,換來獨處時間,由比濱淚目啊XD(喂)!不過反而沒有像在奉仕部時那麼尷尬,因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而且氣氛使然吧XD!雪之下雖然害怕坐那遊戲設施(忘了那種東西的名字),但仍堅持要坐,起初覺得雪之下是否逞強,但雪之下說「和由比濱在一起時也沒什麼事,所以應該沒問題」,換個說法就是只要有值得信任的人陪伴自己,就可以試著做不敢做的事,而這個人除了由比濱,也包括比企谷的意思嗎XD?所以雪之下也算努力學習依賴一下他人前進了啊XD!

雪之下在那遊戲設施滑下去時,向比企谷說道「有朝一日你可要救我」,不曉得是這種說法代替「幫助」比較帥,還是真的嚴重到要用「拯救」來形容了(爆)。之後雪之下在比企谷去買飲料時悄悄藏起的那東西,一般推測是那種乘客在遊樂設施衝下去時的扭曲表情照片,如果是真的話,很好奇實際上害怕死了的雪之下露出了什麼表情啊XD!


另外雪之下提到那個抓娃娃的回憶,因為丁點印象也沒有,還以為自己又失憶了,原來一期砍掉了那部分呢……不過難得雪之下那麼坦率地說出自己的不足呢!所以說溝通雖然不等於理解,但說出來的話,至少不會完全一頭霧水嘛!雪之下當下不太能說得出自己追求的是什麼,只知道有了那個就能幫助某人,至於是誰人嘛……嗯,反正這季應該不會演到了吧XD!(爆)

煙花匯演時,由比濱的「很懷念」是指祭典時?已經忘記那時有沒有煙花,只記得在那之後由比濱便被比企谷拆旗,所以由比濱特意提起,就是「我還沒放棄」的意思嗎XD?最後比企谷看到一色似乎是跟葉山告白情景,但從二人的反應,以及一色最後淚奔來看,一色應該是被拒絕了。不過話說回來,這話好像沒哪裡有暗示過一色有這樣一著,所以煙花都是會令人意亂情迷的好東西嗎XD?

連續寫了兩話後感,生命力快燃燒殆盡了(倒),但為了追上進度,得繼續努力才行啊……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們……可以用地球人的溝通方式和解嗎…?(汗)


對白量多到淹死人的一話,話說自己不會貿然向人推薦這部,多少也是覺得這群人思考和說話方式有夠轉彎抹角的(爆),不喜歡的話大概會覺得造作吧?嘛,個人覺得它是把一般人都有可能遇上、但不會太在意的糾結放大了,所以才會有種是否在無病呻吟的感覺吧XD!

嘛,因為覺得這話把貌似把本來不太難懂的東西,用很難懂的方式演出來,不禁有感而發而已啦XD!所以這話自己沒看得太仔細,也沒什麼幹勁再看一次,哪裡搞錯了就睜一眼閉一眼吧(喂)!前半是平塚老師給比企谷的開導。比企谷輕易地分析到會議無法進行下去,是因為大家也不敢負責任,可見比企谷很擅長分析他人。然而老生常談,「理性」和「感情」是兩回事,人們做某件事,當中可能沒什麼計算,就單純是一時衝動之類的,這種「感情」,是無法靠分析找出原因的。

所以像告白事件般,比企谷認為那是最有效率的解決方法,這是「計算」;但結果雪之下生氣了,由比濱傷心了,那是「感情」。所以只會計算的比企谷,就沒法明白二人為何會是那種反應了。人心正因為包含著感情,所以不易理解,平塚老師的說法,是「既然只懂計算,就計算到底,列出答案用排除法排除錯誤答案」,個人理解的意思,即是不斷思考和思考,覺得是錯的就排除,直到因為無法計算而剩下的那個答案,就是所謂的「感情」……是這樣的意思吧?(總覺得換成這麼簡單的說法,一點味道都沒有了XD)


而最後平塚老師的總結,就是以幫助一色一事為例,著比企谷想想自己那樣做的真正理由。就像一色競選學生會那時般,比企谷需要一個「行動的理由」,這其實就是「理性」,事實上為什麼非要找個理由不可?為什麼不可以是「沒有具體原因,就只是想做而已」?當然,這個說不出所以然的「想做」,差不多可以肯定是因為「感情」了XD。

所以比企谷這次幫助一色,假設是因為覺得雪之下看上去有異,為了不讓雪之下和由比濱受傷,便以個人名義幫忙。然而這只是結論,「為什麼」要不讓二人受傷,才是比企谷需要思考的重點,不過平塚老師也直接說了,就是「二人對比企谷很重要」,所以傷害了對方會為此而在意(否則根本不會覺得是傷害)。不過傷害他人本身是無可避免的,如果比企谷想要得到某種東西,卻因為重視對方、擔心傷害對方,於是避開一切本該無法避免的傷害,可能最終就是得不到那東西……其實就是正視內心想法,丟下顧慮、放手一搏的意思吧?(又說到什麼味道都沒了啦XD!)

於是比企谷經過一夜的排除思考法(OS超急速的!),終於得到了答案,並向雪之下提出委託,然而雪之下認為是比企谷的事,就由比企谷自己了結,結果由比濱看不下去,跟雪之下吵了起來。由比濱那句「不說出來我不懂」真是正解(爆),雖然後面比企谷就說了,就算說了也不等於就能理解,但個人的單細胞腦袋就只想到:說出來的確不等於理解,但不說出來就肯定無法理解啊!!心電感應嗎!?


說著說著,比企谷便哭了出來,並說出想要追求「真物」的願望。這「真物」就比企谷的形容,大概是種不需言語就能相互理解的一種羈絆……幹!不就是心電感應嗎(夠了)!?現實中應該存在著這種關係,就像一個眼神,彼此就知道對方想什麼那種,而且不是分析對方想什麼,像是一種感覺……之類啦XD!對了!比企谷和小町大概就有這種心電感應吧XD(當然朋友和家人是有點分別啦)!上話最後雪之下的言語,包含著雪之下認為「流於表面的東西沒有意義」的想法,當時比企谷無法回應。而這話比企谷表示想要追求「真物」,算是繞了個圈回答了…吧?

比企谷居然哭著說自己想要「真物」,讓雪之下反應不了,繼而奪門而去。其實連由比濱、甚至比企谷本人,大概也不知應該怎樣做才對,不過之後漸漸明白又好,一輩子也不明白也好,至少大家也明白到就算無法理解,不希望關係一直破裂下去的心情是確切的,所以就和解了……大概吧……

結果這話與其是說是後感,不如說只是自己猜度角色們到底想說什麼而已,其實你們真的不可以用簡單一點的言辭來說話嗎(很大汗)?結果每話看得最輕鬆的,就只有次回預告了……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愛是戸塚,心之好友(?)是葉山,比企谷搞錯的其實不是青春戀愛喜劇而是性向吧……(誤)


這篇到底晚了多少發就別吐槽了(掩臉),所以就隨便地了給這篇吧(喂)!總之虛偽的日常繼續進行中,沒想到由比濱也猜到比企谷是去了幫一色的忙,既然連由比濱也知道(喂),雪之下就不可能不知道了,所以當比企谷以小町為理由、今後社團活動可能會經常早退時,雪之下當然是知道這不是主因,但仍然一臉若無其事地回應……啊,好懷念你們有的沒的地鬥嘴的時候啊……(嘆)

之後一色在會議前夕不見了人,大概是稍微逃避一下現實吧XD!比企谷往足球部找人,並跟葉山談了一會。比企谷指自己沒有拒絕一色,是因為奉仕部本來就是這樣的社團時,葉山立即就看穿理由不止如此,而事實上以個人名義幫忙的比企谷的確是在說謊,葉山果然是比企谷的心之好友啊!!(握拳)

雖然比企谷當初以「可以更接近葉山」來詐騙一色加入學生會,但結果現在有麻煩了,一色求助的卻是比企谷而不是葉山。葉山表示一色並沒求助於自己,所以不會主動協助,但如果一色真的倒下,以葉山的個性,不會見死不救(不知怎樣救是另一回事)。而在一色快不行了的現在,葉山依然袖手旁觀,大概是覺得能幫助一色的人不是自己,或者說一色能倚靠的不是自己。要是覺得自己幫不了忙,便選擇不去幫忙,那葉山就不像比企谷般所說般,對於請求也會來者不拒(反過來比企谷才是XD),多少可以理解葉山為何說自己不是好人吧XD!


之後蠢會議繼續安定進行中,依然是老樣子的假大空XD。不過回想自己的親身經歷,會議這東西某程度上只是逃避工作,但為了有「我是在工作啊~」的良好自我感覺,於是便開會商討一堆有的沒的。而當真的討論到具體內容了,就更加覺得「今天討論成果太豐富了!」(因為平日是零,甚至是負數)。所以實際上到底要怎樣做,結果還是負責人員在會議後自己解決。這樣想的話,好像就明白為何玉繩毫無具體方案,卻完全沒有自覺了XD。

會議後比企谷巧遇戸塚,比企谷整個有病的反應……你真的不懷疑一下自己的性向嗎(夠了)?關於戸塚之前的劇情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不過感覺上戸塚是覺得自己一直得到比企谷的關照,想有機會幫助或給比企谷打氣,直接說是想跟比企谷更親近,所以才會不時找比企谷搭話這樣,而這裡也很努力地給比企谷打氣吧XD!不過連戸塚也注意到最近的比企谷不太對勁,大概已沒什麼人覺得比企谷對勁的了XD!


比企谷因為學生會以至一色都在依賴自己,長此下去將會變成一個人獨撐。加上在會議看到曾經「幫助」過的小學生留美,雖然沒再被欺凌,但不見得很快樂,依然形單隻影,不禁懷疑自己幫助到底是否真的幫上忙。之前不少事件,比企谷都是一個人解決,但如今卻發現事件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這樣還算是戸塚所形容的「帥氣」嗎?比企谷大概自己也有答案,知道所謂的一力承擔,不過是一種頑固而已。但比企谷開始質疑自己的作法是否出了問題,也算不壞吧XD!

雖說一色快要變女主角了,不過一色不停撒嬌似地「仙貝仙貝」,總覺得像妹妹多點啦XD!比企谷與一色遇見折本的部分,折本沒有再拿比企谷跟自己表白一事開玩笑了,畢竟之前都被葉山直接嗆了,多少也學會收斂吧XD!而且最近的會議中,大概折本也明白到,比企谷並不如自己所過去所想般無能,開始重新審視這個人的話,就無法再若無其事地拿以前的看法來炒氣氛了。

比企谷看到留美獨個兒摺星星便幫忙,明明留美沒有主動要求,比企谷還是幫忙了,果然是看見別人有困難就忍不住伸手協助呢XD!不過比企谷既然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幫到留美,而事實上現在留美仍然孤單一人,比企谷多少帶點歉意幫忙吧!最後還不讓留美道謝,正正是覺得自己根本沒真正幫上忙(摺星星又好,林間活動也好),根本不值得被道謝吧……


最後比企谷終於跟雪之下說起大家都在迴避的話題了,雖然個人實在很想說:你們心中有什麼不爽就直接說出來,別那麼轉彎抹角啦……兩位的心思已經有夠複雜,碰起頭來費上很大勁也不知猜不猜中你兩位在想什麼啦!!雪之下的話如何反映出自己已放棄了的分析就省略了(你倒是放棄了啊!),總之個人理解雪之下的意思(大概吧),是既然比企谷跟一個人做不了什麼的自己不同,比企谷是一直以來、從今以後也能一個人走下來的話,大可不必再勉強自己遷就誰人。如果奉仕部因此便完蛋的話,正好證明大家的關係就只是如此而已。

比企谷沒有回應,所以雪之下就視作默認了?比企谷雖然當下無從反駁,但心中應該不承認雪之下的說法,但如果奉仕部、以及彼此的關係,真的是個只有那種程度的東西,就不會讓比企谷如此糾結不已吧XD!次回,聽說是和解,快點找誰打開一下心房,別再把話說得那麼複雜啦XD!(你夠了)

最後,白色家電其實是什麼鬼(爆)?還有次回預告太棒了!折本終於突破盲點了XD!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隻手神煩啊wwwwwwwwwww


學生會選舉事件結束,奉仕部也給保留住了,但氣氛已經跟往日不同,由無所事事的日常變成「維持日常」,比表面關係更表面,真是整個鬱悶呢!原以為一色帶來委託,多少能打破一下這鬱悶的氣氛,結果一色卻是直接把比企谷拐走變女主角啊XD!(誤)

個人的想法大概跟由比濱那麼單純吧XD!藉由做跟以前一樣的事情,讓奉仕部以至大家的關係也能回到像從前般。不過從上次的事件就可看出,雪之下和比企谷的理念和作法根本上已經不同,真的接下這委託,大家的關係也許只會向更糟的方向發展?雪之下似乎是這樣想,所以猶疑該否接下委託。而比企谷大概也有類似的考量,才會一方面拒絕接受,但卻以私人名義給一色「負責任」吧XD!

只是不接受委託,或者覺得今後沒有委託也不壞,那奉仕部還有什麼存在意義?而且覺得接受委託並不是好事的話,那以前所做的又是為了什麼?比企谷明明是表示拒絕,另一方面卻私下幫忙,雪之下和由比濱知道的話,總覺得又會有一大堆聯想,關係又可能受到影響了……這種前路一片迷濛的氣氛果然令人鬱悶呢…(嘆)


至於一色的委託,起初還以為是如何拒絕與海濱高中合作的聖誕活動,但一色本來就因為「私人理由」(XD)不想接,只是不得不接,唯有找奉仕部(正確來說只是比企谷吧XD)幫忙。一色真是超造作又會計算啊XD!但毫不掩飾自己超造作又一直都在計算這點,讓人討厭不起來啦XD!可惜一色就只有這點小聰明,到了真的要應付社會上的人際關係時就完全沒辦法了,所以才不得不求助於比企谷吧XD!

然後與玉繩等人開會的部分,那些英文和手勢煩到爆啊XD!!再加上折本有的沒的都在「這個可以啊」,這大腦風暴根本是大腦爆炸啦XD!不過雖說玉繩說了一整天也沒實質方案,但玉繩能夠完美地把工作全都推了給一色,作為未來領導層,有前途啊XD(爆)!反正現實社會中,會議都是如此無意義的東西啦XD!


而一色這下也算是裡外不是人了。對這跨校會議,缺乏經驗的一色完全沒掌控權,只能硬吃玉繩推過來的工作(還要連有什麼工作也不太清楚XD)。而自己學生會的成員,對於一色毫無反抗能力,亦表示不太高興。說起來,一色好像不是自組內閣的?嘛,跟這學生會的相處並不太好(或者說未磨合)似乎就是了,在這個情況下還得應付這群麻煩傢伙,一色沒有逃跑也算不錯的了XD。

是說比企谷好像很喜歡模仿一色說話XD?還有以玉繩等人的說話模式反駁也有笑到,真虧玉繩聽得懂啊XD!但結果變成了game education,還要找小學生,真是沒有最麻煩、只有更麻煩XD!結果實際上比企谷還是沒能幫到一色什麼,不由得想到比企谷每次完成委託,都是治標不治本。上次事件最終以「把一色送上學生會長之位」作結,現在的結果是一色沒有足夠能力應付這個位置,是否正正就是所謂的「解決了一個麻煩,卻製造了更大的麻煩」?

當然,解決問題的方式,到底會引導出怎樣的方向,並不是最初就一定考慮得到。只是如果這是個機會,讓比企谷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思考模式是否哪裡出了問題,也許不是件壞事……吧XD?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晚上喝咖啡會失眠的,所以比企谷一開始就打算讓小町跟自己商談到天明了吧XD!


一開始先是比企谷兄妹的商談時間。因為是家人,所以就算沒把「對不起」說出來,也能自然地和好。也因為是家人,所以能理解、能無條件地包容對方。畢竟自己也不是獨生,所以很能明白這種自然地就和好了的感覺是怎樣啦XD!不過像比企谷般會跟妹妹傾訴心事,而且那麼親暱地說著超肉麻的對白(?),就真的完全不行啦XD!只能說你兩兄妹感情真是超好啊XD!

比企谷並不在乎什麼選舉,更不在乎一色怎麼樣,那為什麼會為此事煩惱?當然比企谷不會承認是為了守護奉仕部XD,所以當小町給予了是「為了最愛的小町」作為行動理由後,整個氣氛就變得像撥開陰霾一樣了XD。當然很明顯小町也太了解自家的自閉老哥,才會讓比企谷以此為契機而行動吧XD!


然後因為上回的預告,才恍然材木座還活著啊XD!其實這次跟比企谷在薩●亞商討的材木座、川崎和戸塚三個角色,總覺得在這部有點可有可無(爆),尤其是川崎為什麼能被小町抓過來,還是看了原作眾的說明才明白XD。明明都是提供協助,上話葉山的「幫助」讓比企谷很不爽,但材木座的卻欣然接受了,大概是因為材木座的「幫助」很純粹,沒有夾雜個人私心,就只是出於個人本意想要幫助而已吧XD!

總之經過一輪分析後,就是既然無法讓雪之下和由比濱放棄參選,也就只能向一色下手了。推特應援的部分演得有點快,不知有沒有理解錯誤,基本上就像Facebook的「呃like」吧?比企谷先是從川崎那裡收集了學校的名人名單,然後讓材木座替這些名人製作應援推特,收集應援者的名字,最後把這些名人推特全換成一色的應援推特,以此製造出一色備受應援的狀況,用以說服一色參選,並讓雪之下和由比濱退選。

順利的話,就能回到最初只有一色參選的局面,不同的只是一色已願意參選。所以什麼「一色的應援者逾1/3」,只是用來騙這三個人而已,成功騙過後就把這些推特帳號炸掉,便無從考究了……大概是這樣吧?


印象中比企谷是無法好好跟別人交流的吧XD?可是跟一色的交涉不是很有層次嗎XD?先是用激將法,表示一色贏不了雪之下或由比濱,燃起一色的好勝心。繼而指出一色落敗的話,就正中那些惡作劇一色的傢伙們的下懷,成為被恥笑的對象。一色那麼看重自己的顏面,絕對不願發生這種事。當一色有了不服輸的心態,接下來就好辦事了。先讓一色知道自己肯參選就穩贏(也就是利用應援推特收集回來的名單),最後再讓一色感受到當選後的「好處」,這場交涉就完成了XD!

說到當選後的好處,比企谷所指的,也不是一般所想到的「好處」,而是如何利用這身份換取優越感,以至以此作為親近葉山的藉口……之前說一大堆時,一色還一到別扭的樣子推推塘塘,可是一說到「葉山的售後服務」就整個態度都換了,葉山的名字也太好用了吧XD!


一色上釣後,就只差讓雪之下和由比濱「知難而退」了。由於應援者的數字是真的,而一色也願意參選,這樣二人也沒有參選的理由了。不過連由比濱也起了疑心,想要用手機查一下所謂的應援推特,大概雪之下也察覺到整件事有哪裡不對勁,只是大家都沒說出口罷了,反正追究也沒有意義。

雖然這次比企谷看上去沒有傷害自己,但應援推特什麼的,不但得面臨被揭破的風險,而且說到底也是詐騙,這份欺騙別人的罪惡感不會消失。由比濱的摸頭,算是給比企谷一點安慰吧XD!

終於一色成功當上會長,最後巡那個雪之下當會長、由比濱當副會長、比企谷當打雜的「夢」……難不成巡一開始帶著一色前來委託,就是想看到這樣的結局!?嘛,巡應該沒那麼有機心啦XD!而且這樣的想法雖然很美好,但雪之下和比企谷會在這奉侍部混著,不就因為人際關係以至人生觀出了問題嗎XD?再加上沒啥辦事能力的由比濱,由這三個人組成的學生會,不出問題才怪啊XD!


同樣是缺乏溝通能力的人,如果比企谷的問題是對身邊的人和事過份解讀,那雪之下大概就是過於封閉,希望即使自己沒說出來,別人也能明白自己(好麻煩XD)。其實這次事件中,有個問題似乎比企谷和由比濱一直忽略了,就是雪之下從沒說過自己不想當(雖然也沒說過想當XD)。可是比企谷和由比濱一開始已預設了雪之下「不想當」,並用盡方法讓雪之下無法當選,而沒有想過「完成委託」也許只是雪之下參選的藉口?(換個說法,就是「傲嬌」……)

記得之前Blog友提醒了比企谷與雪之下的打賭內容,當時雪之下主張「改變才能拯救」,而且上話雪之下才被陽乃刺激過,那就是說,如果雪之下原來是有意思參選、藉此作出「改變」的話,比企谷與由比濱的行動,不就是一廂情願地否定雪之下的「改變」嗎?所以雪之下最後才嘆息「還以為你是明白的」吧……

二期一開始的修學旅行(當然是表白事件前),就覺得這三人的關係好像變好了,起碼大家會一起去玩。然而經過之後的各種事件,原來大家不說出來,是根本完全搞不懂大家的(爆)。而且比企谷和由比濱似乎也很一致地覺得,要是雪之下進了學生會,這個奉仕部就會完蛋。即是說,二人既不相信雪之下能兩邊應付,更覺得沒了奉仕部,大家的關係也就此完蛋了。從雪之下的角度看來,自己跟比企谷和由比濱,到頭來還不是只靠奉仕部維繫著表面的關係?這樣的話,就算保留了這個部室,又有什麼意義?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殺你呀薩●亞是無辜的啊wwwwwww


先題外話一下,這部的後感仍然繼續的(爆),只是每次看和寫這部的後感很花時間,還會燃燒很多HP,所以進度很慢實在不好意思XD!還有薩●亞雖然沒有情調,食物也偏肥膩,但食物種類又多,價錢非常大眾化,每次一群朋友光顧後也大滿足,是個相當不錯的好地方。(夠了)

因為現在第六話已經絕讚播放中,這兩話前的後感就只挑想說的部分談一下好了。首先是自尊心很強的葉山不但向比企谷低頭,還找來陽乃要脅,也非要比企谷參加四人約會不可的理由。其實從陽乃說對葉山的不惜一切感到好奇的時候,就在想這是否就是葉山的目的,因為陽乃感興趣了。這話葉山回想中提到自己喜歡的人是「Y」,陽乃也符合這條件啊XD!

不過撇開葉山對陽乃的感情如何,葉山這次的舉動,大概主要目的,是想替比企谷出一口悶氣?想要讓折本和那個友人知道,比企谷並不是二人所想般,只有被嘲笑的價值,而是能跟比折本二人更優秀的女生好好相處的人,所以還特地把雪之下和由比濱也叫來,以證明這一點。


這裡還挺有趣的,比企谷被折本二人嘲笑到無地自容,然後葉山出面替比企谷打了二人的臉,應該是個大快人心的爽快場面,事實上看到這幕時,也有種葉山做了件好事真是「Oh Yes!」的興奮感(這啥鬼)。但下一瞬比企谷並不領情,就不由得再次思考葉山的做法,真的是「幫忙」嗎?

所謂幫忙,前提是對方需要別人的幫忙,不然輕則多管閒事,嚴重的叫自以為是。原來比企谷根本就不需要葉山的幫忙,沒錯折本的說話是很刺耳,但也許這本來就是比企谷跟折本的相處方式?也許比企谷很清楚折本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完全不介意?還可以有各種可能性,但如果當事人沒覺得自己需要別人幫忙,就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就只是自我滿足嗎?

不過就像之前一直在後感中提到一樣,個人並不討厭葉山,因為葉山就只是個普通人而已。葉山覺得自己有份推比企谷走上自殘之路(這又是啥鬼),所以想做點什麼補償,甚至不惜做著扭曲自己本性的事情(比如是葉山的話,要打折本的臉,大概有更圓滑的方式XD),這種「做錯事就要補償」的心態其實很一般人。


可惜對方不是一般人,而是很堅持自己信念的比企谷,這種帶點「由上而下」的「同情」心態,對比企谷來說反而很礙眼,因為比企谷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需要被「同情」的對象,更談不上「自我犧牲」。所以對比企谷來說,葉山的所謂「拯救」,毫無疑問只是對「自覺不需要被拯救的人」多管閒事,這樣的拯救風格也不是葉山的作風,還是別再做比較好。

雖然這件事上,葉山是多管閒事了,但這次葉山也算是「傷害自己」(自毀名聲、扭曲本性…)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下比企谷應該多少也感受到為何「自爆式助人」(?)這手段,會讓人覺得很不是味道吧XD?

至於之後雪之下決定參選會長,就不知是否因為被陽乃「刺激」下的所作的決定了XD。雖說如果這是雪之下自身的決定,不是一時意氣,也不是為了完成這次委託而無可奈何的話,好像稍微好一點,只是這樣獨個兒的決定,不依賴一下其他人的話,不就只是在重蹈文化祭時的覆轍嗎?


如果雪之下當選(應該說只要雪之下參選便穩贏),雪之下必然會全情投入學生會,這樣奉仕部便會面臨解散,於是由比濱作出了決定,就是自己也去參選,因為自己當選的話,大概只會敷衍一下,這樣一來就不用雪之下和比企谷自爆,最喜歡的奉仕部也能繼續下去。雖然由比濱對參選一事說得那麼沒所謂,但這樣其實也算是自爆吧……畢竟由比濱本來並沒服務學生的意思,就只是為了守護對自己而言很重要的東西而已啊……

正如之前所說,自爆也許不是最好方法,但既然沒有別的方法,也就只能眼白白的看著別人為了達到自己心中的目的而傷害自己。這次比企谷應該明白到,為何雪之下和由比濱在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完成委託,自己心裡卻那麼不好受了吧XD!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女人…是相模二號嗎…?


OP畫面換成正式版……是正式版吧?之前的明顯看到一些本篇的畫面,可是之前那個雖然很簡樸,反而更有OP的感覺(汗),正式版節奏卻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不過正式版看上去似乎有不少捏他,原作眾應該會比較滿意這個吧XD!

這話的氣氛整個沉鬱,比企谷先是更妹妹吵架,繼而在奉侍部與由比濱很尷尬,還跟雪之下冷戰,不想回家去散心,結果好死不死遇上愛玩弄自己(?)的陽乃,以及不願再見的初中告白對象,真是倒霉到家的一天XD!

這次的委託人一色,據知後面戲份不輕,而且只當成是相模二號實在是太小看這女人,但又不會像相模般讓人討厭到最後,嘛!再看下去吧XD!當然以這話來看,這女人根本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成為Bitch的潛能(爆)。一色作為學生會會長候選人,但本人表示自己並不想當選,而是像集體惡作劇般被推薦了。而直到現在,就只有一色這候選人,一色覺得如果只需投信任票也落選,所以委託的內容,就是讓一色當不成會長,同時又不會名譽受損。嗚哇!這女人好煩(喂)!難怪比企谷第一眼看到一色已整個排斥XD。


不過想來也奇怪,如果本人沒有丁點想參選的意思,再多的推薦人也沒用吧?而且真的由衷地不想當選的話,面子什麼的也能丟一旁吧!所以要嘛這女人超級愛面子,不然就是超級任性,否則就是心裡還是有一丁點想要當選的念頭吧……(汗)

但既然委託內容就是這麼麻煩也沒辦法,結果比企谷想到的方法,是找個人替一色進行應援演講並故意弄糟,這樣一來一色無法當選,人們也只會把矛頭指向那個人。至於「那個人」由誰去做,大家心裡也知道是誰了。比企谷又是用自爆的方式解決問題,難怪由比濱當場聽到愣住,更成為了跟雪之下冷戰的導火線。

是說雪之下提起「打賭」時,個人的反應更平塚老師一模一樣,有過那樣的打賭嗎XD(爆)!?不過雪之下那麼強烈的反應,並搬出一堆理由,顯然不是真的覺得這方法完全不行,而是不希望再看到比企谷又以傷害自己的方法解決事件……其實說「解決」好像有點不當,比企谷的所謂方法,不過是治標不治本,就算成功了,一色被惡作劇又好,以至學生會無人當會長等等也好,全都沒有解決過。就像上話般,最後雖然是完成「維持圈子」的委託,但只是維持了一個關係表面的圈子。如果問題根本沒有解決過,然而比企谷卻不斷因此受傷,相信只要是關心比企谷的人,也不願看到商樣的事情不斷重演吧……


要不傷害任何人而完成這次委託,大概是讓一色改變主意當選,或者另找個有意願的人參選吧XD!但後者大概沒什麼可能,有的話早就參選了,除非雪之下上陣吧XD!不過如果雪之下本人並沒那個意思,這樣跟比企谷流自爆沒分別啦XD!而且雪之下看來真的沒那個意思,但之後陽乃對雪之下不參選一事感到「無聊」,並透露自己當年也沒有去當學生會會長,所以是覺得雪之下跟自己走一樣的路「很無聊」?(很抱歉一期關於陽乃的劇情大部分失憶了XD)

比企谷被陽乃調戲,應該只是覺得很麻煩,是直到遇上折本才是真正的想找個洞往下鑽吧XD!從女人的直覺(?)來看,折本應該不是Bitch,不然當年也不會得到比企谷青睞(?),話說比企谷當年居然會告白,也難怪陽乃的反應那麼雀躍XD。嘛,折本看來就是KY吧!說自己被告白,而當事人就在前面,這種事一般會跟剛認識的人分享嗎!?(汗)


然後折本表示朋友想認識葉山,陽乃覺得很有趣便把葉山抓來。上話比企谷跟葉山才剛鬧得那麼不愉快,現在還讓葉山前來跟前告白對象交流,陽乃真是唯恐比企谷這天還不夠倒霉啊XD!見面的過程略去,陽乃玩夠後也滿足離開了。倒是葉山的反應好像有點酸,覺得陽乃會能得到陽乃的喜愛,對自己則完全不感興趣……葉山就那麼希望被陽乃玩弄?(汗)

最後雪之下暫時的方法是找個傀儡候選人,一色還要求找個厲害的傀儡,這女人果然好煩啊XD!當然這並不是個好方法,只是把問題延後,比企谷也忍不住插口了,結果令社團氣氛變得更僵。就像上面所說,比企谷的做法,不過是「迴避問題」罷了,然而比企谷的反應是「這有問題嗎?」,似乎比企谷還沒意識到自己有何不妥?雪之下最後問比企谷「你不打算改變嗎?」,潛台詞就像雪之下很想比企谷有所改變吧……至少不要再只想到傷害自己啦……

ED後一色一方面質疑比企谷有沒有問題,另一方面又撒嬌般說沒人肯幫自己,就只能拜託比企谷了……難怪比企谷會評價一色是不受女生歡迎的人,這很明顯了吧!?(對,又是女人的直覺)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果然還是討厭比企谷的做法呢…(苦笑)


一方面為了讓戸部得到海老名對告白的回應,另一方面為了維持一些人希望維持的現狀,比企谷不意外地又用了自殘的方式(雖然這方式給維基老師捏到了XD),便是搶先戸部一步向海老名告白,然後讓戸部親耳聽到「沒有跟『任何人』交往的意思」這回應,制止了戸部的告白之餘,也不會令這個「葉山小團體」因為這次告白而面臨瓦解。如同比企谷所言,是最有效率的方法。而且這也是只有比企谷才做到的事情。

當然話雖如此,這世界並不是所有事情也能用「效率」考量的,雪之下雖然表示說不出原因,總之非常生氣,大概只要是對比企谷有點感情(戀愛又好、友情又好,總之什麼也好),也不願意看到有人為了幫助別人而傷害自己。可以想像戸部並不知道比企谷是故意的話,沒當下揍比企谷一頓已很留情。如果知道比企谷這樣做是為了讓自己好下台,等於間接傷人,感覺也不會好受吧!


所以比企谷就算出發點有多好,這方法有多一箭雙雕,還是沒法讓人稱許呢!連比企谷自己也察覺到解釋就像狡辯,當著對自己有意思的由比濱面前跟其他女生告白,不可能不傷到由比濱吧XD!只是由比濱的傷心,似乎超乎了比企谷的想像。比企谷可能覺得只是傷害自己沒什麼所謂,但同時其實也在傷害關心自己的人,只是比企谷並沒注意到那些「關心自己的人」的心情……大概是這樣吧?

不願看著比企谷傷害自己這一點,相信遠方一直看著比企谷的葉山也差不多(這樣形容好像很YO)。葉山當然看得出比企谷的假告白是什麼回事,但就像一期的學園祭事件般,葉山不但想做什麼,也知道比企谷會怎樣做,更知道那將會是自己所不願看到的作法,然而自己卻無能為力,難怪再次為此感到生氣和不甘。雖然這個「葉山小團體」的關係如此表面,在比企谷眼中,似乎並不是個值得葉山等人那麼渴望維持的東西,不過現實中的團體也是如此吧!怎麼說呢?就是那種當察覺時大夥兒已聚在一起,然而不會深交,點到即止,但當失去了又會覺得空虛……(尤其是出來工作後,這樣的團體更多吧XD)


這樣想來,「奉侍部」對比企谷來說,也許同樣是這樣的一個團體?當葉山問到比企谷,如果換了是比企谷面對這種處境是會怎樣做,比企谷的想法,似乎是認為自己不會身處這樣的境況?不過這次的告白事件後,雪之下生氣了,由比濱心痛了,「侍奉部」的現狀也會改變了吧?

最後比企谷與海老名在天台的對話,透露海老名知道比企谷「告白」的用意。那個「我已經腐爛了」,應該不是指腐的方面吧XD!感覺海老名「腐女子」的形象,只是一種性格塑造,以這個形象包藏著最深處、最沒想過要表露出來的真正自我,反正這世上大概沒人會真的坦蕩蕩地,沒有隱藏也沒有謊言嘛XD!不過說到「腐爛」這麼猛,海老名那個要隱藏的自己真有那麼可怖嗎…?(汗)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春番I'm coming!/


以這部的人條,能出二期不意外,最意外的只是整個製作公司連班底都換了而已。不要考驗onpu-chan的記憶,一期其實已經不太記得,看二期之前還得找回自己寫的一期後感回顧一下(結果發現一期躲懶了沒寫總感,最後還是要找維基老師然後好像被捏到了…)。嘛,總之大致劇情(好像)還有印象,細節就饒過人家吧XD!比如說人設,除了比企谷好像變得有點清爽(?)、由比濱的內衣(?)不見了而且歐派縮水了外,其他角色好像分別不大。倒是畫面變得有點夢幻,線條也變精細了,反而在這方面有點不太習慣XD。

一期的整體印象,就是製作組以非常有限成本和時間,很努力地把重點演出來,但撇開沒錢就是沒錢這客觀因素,終究是衝太快了,原作黨之間的評價貌似一般般。不過作為動畫黨,並不太覺得對劇情出現嚴重的認知障礙(只覺得應該有很多地方無法演出來好可惜),後面文化祭的劇情也能引發不少思考,所以對一期的表現還是給予正評的。


回顧的部分就到這裡,說回這話,修學旅行除了沖繩和京都就沒別的地方了啊XD!嘛,大概就是那個叫戸部的請求。戸部那是拜託別人的語氣嗎!?比企谷這口氣也能嚥下來,只能說真不愧是那個自殺成仁(?)的傢伙嗎(嘆),幸好雪之下可嚥不下這口氣就是了XD。戸部的請求是想要向海老名表白,但又不想被甩。連被拒絕和承受風險的勇氣也沒有,學什麼人表白啊……不過之後海老名前來的委託,大概也表示戸部沒戲了吧XD!(而且該死的維基老師已捏了比企谷最後用了什麼方法啦幹!)

總而言之,就是先在修學旅行製造二人獨處的機會就是了。不過看點似乎還是在比企谷與由比濱、雪之下三人的關係吧?今天的由比濱還挺進擊的XD,先是歐派攻勢(錯),之後是與比企谷獨處祈願,最後還讓比企谷用自己剛喝過的勺子。要是由比濱是無自覺的天然倒還好,不過記憶中由比濱的確對比企谷有好感,而且比企谷是知道的(還親自拔旗了,好像是),所以這根本是沒打算放棄的攻略吧XD!


反而後面因為老師的關係,讓比企谷和雪之下有段一起回旅館的劇情,雪之下即使是路痴,仍堅持跟比企谷保持距離走著,因為會「很為難」,比企谷聞言好像真的沒注意到原因?明明一男一女晚上偷偷外出,被認識的人看到必定會成為傳聞,對這方面很敏感的比企谷竟然會沒想到這點,難道是當局者迷嗎XD?

不過看了點補充,雪之下在大堂碰到比企谷時,表示是因為話題轉移到自己身上,所以才會避走出來,而那個「話題」正正是談及雪之下與比企谷,所以雪之下才會在這方面特別敏感吧?

最後這話的「好人」解作「怎樣也好的人」(好像說升級版是「方便使喚的人」XD),感覺跟《巨人》的「好人」解作「對自己有利的人」又有著另一番不同的意味,怎麼「好人」一詞已經變成了嘲笑的代名詞啊XD!這部一期時沒寫後感,本來並不打算寫二期,但今季春番看上眼的也沒多少部,看心情和時間再決定吧XD!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