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新世界より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整話都看得眼角冒汗啊…


本來只打算慣例收起總感部分,但不知不覺搞出了一片字海,唯有整篇收起……內文繼續吧…(汗)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奇狼丸你又裸體了啊……onpu-chan害羞個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瞬真不是一般強大的陰魂,跟早季相認(?)後不但沒有成佛去,還能為早季出策獻策,這是哪門子的精神長存啊!?啊不,如果瞬一直也是這樣精神長存,即是早季跟覚這個那個的時候,「瞬」也有好好的看著…嘩!好糟糕!!(糟糕的是你好不好?)

好的好的回到這話(……)。覚和奇狼丸跟早季會合後,便開始逃避惡鬼的追捕,為了當誘餌奇狼丸還把糞便往身上塗,好噁心…(之後有幕奇狼丸撲向早季和覚保護二人時,大概二人心情超微妙吧XD)。


可是野狐丸也不是省油的燈,結果用一撮紅毛便令早季和覚上當了,幾乎被惡鬼迫到絕境。原來惡鬼的頭髮這麼長的啊!Q版圖書館還被早季拋了出來,就這樣壯烈犧牲(泣)。所以奇狼丸說得沒錯,現在雖然每一步也很危險,隨時也會送命,但早季和覚能夠走到現在的一步,已犧牲了不少性命,並不是隨便就能退縮的時候。曾經為來這兒探險而犧牲大量兵力的奇狼丸,對這種心情大概最清楚不過吧!

因為死不斷氣的瞬不停跟早季強調「那孩子不是惡鬼」,早季開始思考這「惡鬼」的存在:因為這孩子是被化鼠養大,而化鼠部族沒有鏡子,化鼠跟人類的骨架也十分相似,所以早季認為這孩子根本不知自己長成什麼樣子,以為自己也是化鼠。要是讓他看到自己跟人類長得一模一樣,也許會有轉機。於是當惡鬼迫近時,覚立即做出了鏡子(是說從前也沒想過覚製鏡子的能力在劇情上如此好用XD),惡鬼看到自己的樣子後,果然立即崩潰了…


早季沒法想像「殺人」這回事,可能認為讓惡鬼看到自己原來跟人類一樣後,就會停止殺人,可是惡鬼並沒有這樣想,繼續攻擊二人,最後覚唯有把炭疽丟出去,可是那種距離的話,覚也會中招而跟惡鬼同歸於盡,已沒法再接受同伴一個一個消失的早季,結果把炭疽這最後的皇牌毀掉了。早季的做法固然可圈可點,為了一己私利而妄顧了全世界的安危,和辜負了為了讓他們能走到這一步而犧牲的人們。可是個人又覺得不應太批早季,之前已強調了覚在早季心中的重要性,早季的精神力再好,終究只是個一般人,如果這種千鈞一髮之際,早季居然還能以拯救世界這理性,壓過保護重要的人這感性,這角色也太沒人性了。

咒力也有潛意識的部分,只要早季心裡有強烈要救覚的欲望,大概即使沒主動出手,大概也會發生咒力外洩而毀了炭疽吧!所以個人覺得早季當下是自私了,但這自私也合情合理。當然,要是之前能更加著力鋪排早季「不能失去覚」的心情,也許會更覺得早季是情有可原吧XD!


失去了炭疽,早季這邊剩下的最後手段,便是把洞穴毀掉,跟惡鬼同歸於盡。早季懊悔自己滅掉了炭疽時,奇狼丸的教訓超帥啊!「把抱怨留到棺材跟蛆說」,只要還有一口氣,也會掙扎到最後一刻,反正也要掛了,這樣掙扎也沒什麼損失。抱著這樣的心情戰到最後,這就是奇狼丸部族之所以會那麼強悍的原因吧!

奇狼丸認為野狐丸也明白他們隨時會走這最後一步,所以也不會輕舉妄動,野狐丸的聲音超欠揍啊XD!雙方陷入拉鋸,早季這時也問了奇狼丸之前來東京的原因,奇狼丸也如實道出了是來找大殺傷力武器,原因跟上話所猜的差不多,只是跟野狐丸不同,奇狼丸沒有野心,對人類也不抱敵視,至於取代人類什麼的雖然有想過,但比起這個,更重要是希望部族能一直存續繁榮下去。


瞬回應「有意思」時真是噴茶了,快點去成佛啦你這鬼魂XD!瞬繼續跟早季強調「那孩子不是惡鬼」,並暗示逆轉的關鍵就是奇狼丸。方法的話應該不難猜到,既然那孩子不是惡鬼,即是有愧死機構,能殺人類是因為不知自己是人類,以為自己是化鼠。就是說,這孩子殺不了作為「同類」的化鼠,那只要想到辦法讓同是化鼠的奇狼丸強攻過去(前提是避開野狐丸的軍火),那一切便圓滿解決了吧!

次回,最終回,有點依依不捨呢…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淚)


繼續噁心的東京地底探險。由於前無去路,早季一行人只得折返取潛水艇,可是大剌剌走回去,只會成為噁心生物的糧食,或被野狐丸和惡鬼發現,唯有兵分兩路。早季和乾先生一起取潛水艇,覚則跟奇狼丸當誘餌。按原作黨解釋,這樣的分組安排是因為奇狼丸對形勢和環境較掌握,覚則為了早季而去當較危險的誘餌,啊咧?為何不把乾先生推去當誘餌了(喂)?

嘛,乾先生本身就不太信任奇狼丸,不可能跟奇狼丸一起行動啦XD!雖然奇狼丸在這次東京之行幫上大忙,這樣懷疑奇狼丸忠心的乾先生好像很小人,但乾先生也不無道理,至少早季也沒法解釋奇狼丸當初不惜犧牲手下也要到東京探險一事,還有指示也說得不清不楚,害早季和乾先生幾乎提早送命。

個人想法是,奇狼丸這個時點還是忠心的,畢竟他需要人類的力量報復。如果存心靠害早季等人,根本就沒必要協助,在這個地獄一樣的東京,隨便都能讓早季等人丟命。只是奇狼丸要是得到能反抗人類的力量(像野狐丸得到了惡鬼),比方說奇狼丸拿到炭疽,那就另作別論了。只是現在奇狼丸和人類之間,仍然是可以互相利用的關係,所以個人覺得奇狼丸暫時不會輕易背叛人類就是了。


奇狼丸不但驍勇善戰,而且心思慎密,還有野狐丸那野心和心計,化鼠真是智勇雙全的生物,就只是沒有咒力這點輸給人類。人類輕視了化鼠,結果一失去「咒力」這皇牌,便釀成這次無可挽救的災難了…

早季大概因為已心力交瘁,所以才不斷見到瞬的鬼魂?不過這鬼魂是不是太犯規了?之前已經警告過早季不要協助真理亜二人逃走,結果那次逃走成功便帶來這次的災難;這次又指出「那孩子不是惡鬼」……喂你真的死掉了嗎www!?嘛,或者就像瞬所言,因為咒力是思念的一種,而人的靈魂也是思念,所以瞬的一部分靈魂深深刻進了早季的思念當中。那就是說,包括思考能力在內,現在瞬與早季的心靈已二合為一了啊~~~(好像搞錯了什麼?)


乾先生這話猛插死旗,結果一次又一次成功避過,以為乾先生能活下去後,突如其來的便領了便當我囧……要不是早季痛哭,還沒法相信乾先生領下這麼便宜的便當啊!!那之後誰給小圖書館充電了(爆)?!不過早季的精神力真不是一般的猛,剛剛才看到乾先生死在眼前,立即已能重新站起找炭疽,好可怕的女人…(抖)

終於炭疽Get,但同一位置還有一封信,之後會交代那是什麼信嗎?


除了早季本身的心力交瘁,八丁標外滿滿是外洩的咒力,所以在這種地方,早季才會屢屢感受到當日跟瞬道別的情景,最後還「看見了」瞬?眼見早季明明已想起了瞬的樣子,卻沒法想起名字,那種想大喊名字卻喊不出來痛苦,真叫人又揪心又著急。所以最後當早季終於喊了「瞬」時,真是要噴淚了!!

眼前的這個瞬,九成是早季因思念而產生出來的幻覺,但能想起來已經很好了(拭)。次回,覚那個「被騙了」是指被奇狼丸騙了,還是給「惡鬼」騙了?另外覚似乎要跟惡鬼正面火拼了,要保持性命別丟下早季啊!!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噁心的東京地底探險回!!


原來早季雙親不是留了奇狼丸給早季,而是Q版圖書館,怎麼這比早季12歲時碰上的圖書館萌那麼多的XD?

至於奇狼丸會在寺廟,是因為救了乾先生,並把乾先生送了過來。是說乾先生保命的方式,居然是扮化鼠叫「好痛」,學習語言果然很重要啊(爆)!!但即使奇狼丸是因為救人才來到寺廟,寺廟還是用鐵鍊鎖著奇狼丸。感覺好矛盾呢!一方面奇狼丸忠於人類,還救了乾先生,卻被如此對待,實在不近人情。可是另一方面,人類被化鼠害得那麼慘,對化鼠已完全失去信任,難保奇狼丸拯救乾先生是陷阱之類的,謹慎到這個地步也不是不能理解啊…


也許奇狼丸也明白這點,所以沒有因為救人反而被鎖著而大吵大鬧,還全力協助早季等人。從奇狼丸的角度去想也很正常,從前的奇狼丸已超有義氣,手下為了奇狼丸而燃燒生命,這個大仇奇狼丸絕對要報。而在這個所有化鼠部族已全歸野狐丸的時間,孤身一人的奇狼丸要報仇,也就只有倚靠人類。所以雖然身為化鼠,仍然對人類忠心,也不無道理吧!

順帶一提,大概因為奇狼丸太帥,奇狼丸跟早季等人對話時,一直在想「奇狼丸全裸啊好害羞」……onpu-chan對頭化鼠害羞個啥啊!?動物不穿衣服才是常識吧!!!(崩潰)

由於東京太危險,曾前去的奇狼丸自告奮勇提出領路,沿途一直展現出奇狼丸敏銳的戰鬥觸覺,還有對地理環境的認知,完全令人覺得早季三人要是不帶上奇狼丸,大概未到大海已被化鼠部隊和惡鬼滅掉了…(汗)


早季三人這次要找的,是能不用咒力便能殺人的「Psycho Burst」的東西(老是聽成隔壁棚的「Psycho-Pass」了XD),簡單來說就是炭疽病毒。第一次聽到這種化學武器,加上自小的教育,對早季來說,真的完全無法理解人類怎麼會創造出這種對付人類的變態武器啊……

而且對方即使是惡鬼,但終究還是人類,要用如此殘忍方式對付惡鬼,還要是真理亜的孩子,早季真的能狠下心嗎…?早季會問「那孩子怎樣變成惡鬼」,也許是心存一絲希望,那孩子並不是真正的惡鬼,這樣就有別的方法阻上他繼續殺人,而不用出動炭疽吧!


至於尋找的過程,實在有夠噁心,糞堆那裡完全理解為何即使是早季也沒法踏前一步,放眼所見全是精美的糞和蟲子……嗚哇看著也想吐啊!!還有踏下去時那該死的音效,別再這種噁心的地方給力啊製作組!!最可怕是奇狼丸還要說「跟後面相比這兒是天國啊」,接著便出現壯觀的吸血蛞蝓群,到底還有多少噁心東西在等著啊!?(抖)

覚被蛞蝓咬到受傷,野狐丸和惡鬼也漸漸追至了,這話雖然不像之前般每話發便當不用錢,但冒險中依然彌漫著緊張氣氛,真讓人欲罷不能啊!次回,乾先生唯恐死不掉般插了一大堆Flag,看來要上路了?另外瞬又顯靈了這樣,那就次回期待了!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肆星RIP……話說最近貌似很多人RIP了?(喂)


覚當然沒那麼容易掛掉,這話很快也跟早季會合,並看著肆星應戰惡鬼。而惡鬼這話終於可以清楚看到,是長著真理亜臉和一頭紅髮的男孩,因此早季一眼便肯定這是真理亜的孩子。說起來之前已經想說(但忘記了XD),早季開口閉口也只會提到掛念真理亜,但提也沒提過守,看來早季潛意識一點也不想回憶起這傢伙…(誤很大)

肆星咒力再強,還是有愧死機構和攻擊抑制,所以雖然一開始恫嚇到惡鬼,覚很快便察覺到肆星被打敗只是時間問題。覚真的有勇有謀,分析力超強呢!不過本來以為肆星的死因,是簡單地因為惡鬼能以咒力直接殺肆星,反而覚分析過後更不太懂當中的真正死因(爆)。後來在某島挖到這幅圖,似乎便明白了一點……第2話說過的東西哪裡還記得啊(喂)!?

嘛,大概是惡鬼直接用咒力殺肆星,而肆星用咒力去擋的話,便會產生咒力干涉現象,肆星死時頭上有彩虹波紋,就是這個原因。所以肆星根本就沒法阻擋惡鬼,最後嗚呼哀哉。連最強咒力者也輕易歸天了,一般人這下更明白到惡鬼的可怕之處吧…


覚、早季和新見先生從抓來的化鼠口中,得知了野狐丸的雄圖大計。就像之前所言,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化鼠無疑是叛變;但從化鼠的角度看,這是革命。就好像最初那個暴政的神聖什麼帝國那樣,皇帝恃著咒力,威迫人民拍手拍到死。現在那皇帝就好比以咒力使喚化鼠的人類,而化鼠好比那時無力反抗的人民,明明都是有著智慧的生物,就只因為「沒有咒力」而被當成奴隸。化鼠的判變,不過是把這樣的暴君推翻,創造一個「新世界」而已。

早季前幾話有提問過,為何要培育這麼醜陋的生物當下僕,也許是因為夠醜陋,人類才會肆無忌憚的差遣。想想看如果是可愛的模樣,甚至有著人類外表的話,就會被當成「同類」看待,基於同情心不會恣意差遣吧!就像一開始推翻那神聖什麼帝國時,並不會覺得那個領袖搞叛變很過份,正正因為那是「人類」。


說遠了。總之就是因為化鼠覺得這是為了偉大的未來,所以自我犧牲也是值得的。所謂不怕死的人最難對付,這大概也就是化鼠們沒有咒力也如此強大的原因。之後新見先生向民眾發布惡鬼出現廣播的一段,早季察覺到新見先生是用咒力廣播和播放「歸途」(因為已沒有電力),然後音樂戛然而止時,內心不禁揪了一下呢……原來新見先生是燃燒生命,希望令更多人得到安全啊!(淚)

燃燒生命的,還有早季的父母,二人回到鎮子裡放出不淨貓對抗惡鬼,看樣子二人已經不在人世了。這場戰役真是死一大票人啊……即使遭到雙親掛點的噩耗,早季還是能很快的平伏過來,正如富子女士的觀察,早季真是擁有神級精神力…(汗)


早季和覚之後再從乾先生那裡得知,化鼠在化鼠之間的戰鬥獲勝後,會擄去對方陣營的嬰兒當奴隸,而這次也在醫院和育嬰所拿走人類的嬰兒,這也就是野狐丸的野心:一個惡鬼已能把人類耍成這慘狀,只要把在這場戰役中得到的嬰兒當成奴隸養大,十年八載後就得到一大批惡鬼,到時不用再把人類放在眼內,整個世界也不會是這惡鬼軍團的對手…

嘛,個人還是有點不解啦XD!既然知識是從擬蓑白那裡得來的,那野狐丸應該也知道咒力洩漏的可能性,放任惡鬼成長的話,搞不好軍團未成型已被洩漏的咒力搞到滅團了吧XD!而且一個惡鬼還能受控制,搞出一堆惡鬼後,誰保證某天這群惡鬼不作反啊……所以雖然覺得野狐丸雄心壯志,但抓回來的「惡鬼」,其實就像一堆不知何時會爆的炸彈吧…

次回,早季父母託付的東西就是奇狼丸??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話的作畫已到了無法正視的境界了…(眼神死)


結果早季和覚避得過惡鬼,卻避不過變種化鼠的自爆。是說早季和覚在船上說起無臉少年—也就是瞬的一段,早季提到自己不想連名字也想不起來便死掉,在討論區看到動畫省略了原作一點內容,大概是早季承認自己現在喜歡覚,但還沒有整理好忘記了瞬的那份心情。而覚也是一樣,這大概便說明了為何早季和覚明明互相喜歡,但似乎並不是戀人的緣故吧!

補充了這點,是因為看這幾話時,總覺得覚在早季心目中,是「不想失去的重要之人」,但這份「不想失去」的心情,等於戀愛感情嗎?至少個人看動畫時,對這是「喜歡」的感覺並不強烈,只覺得覚對早季而言很重要,但說到喜歡的話始終是瞬。而原作倒是說明了,這時的早季的確喜歡覚,只是不想帶著不明不白的感情下跟覚一起。


動畫之後會否加強這份感情的描寫就不知了,但看這話則似乎會混過去…(爆)。早季和覚在被炸飛時分散了,但之後的大半話,早季好像對不見了覚一點也不擔心般,反而在思考化鼠的作戰和回村子去……喂喂明明你自己在炸飛時也幾乎失去意識,是因為出現了當日被瞬在最後一刻推走時的片段,才想起自己「必須活下去」吧!不然搞不好你已經去了見瞬啦(喂)!既然自己都差點沒命了,你就不擔心覚被炸到便當、又或者被惡鬼爆掉的嗎!?

尤其是早季連對上話對路人女見死不救(早季是這樣認為啦)一事也耿耿於懷,現在可是重要的人失蹤了啊!雖然說回村子報告很重要,但就算不去確認覚掛了沒有,至少也該有點擔心和在意的反應才對吧…(汗)


嘛,唯有當成早季對覚的生存能力信心十足吧(爆)!至於村子那邊,因為人類習慣了安穩和過份依賴咒力,缺乏了反擊能力,結果不敵化鼠的自殺式戰術,還有充滿計算的戰略部署,導致傷亡慘重。再加上化鼠還懂得利用人類的愧死機構,令人類誤殺同胞而導致同歸於盡……人類為了新世界的和平而捨棄科技,現在卻因為沒有科技而被化鼠壓著打,真是諷刺呢…

連富子女士也在戰鬥中重傷啊!不過富子也說過,自己並不是咒力強者,所以被什麼誤傷也很正常。話說富子裡面的人在隔壁棚同樣當高層,這星期也剛好被毆到爆腦漿,這也太巧合了啦XD!


…咳咳回到這邊,早季向富子報告了惡鬼一事,可是富子並沒法提供應對方法,因為當年成功解決惡鬼,對富子而言只是因為「運氣好」。富子最後吩咐早季避難去,並把倫理委員會議長一職託付早季,自己則留下來守著村子……怎樣看富子以後也不用再登場了啊!!(淚)

次回,看來是肆星大發神威然後在絕叫中RIP……另外那個紅髮的就是惡鬼了?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據說這話晚上看對心臟不好…


所以一直拖到日間有空才敢看(爆),氣氛果然很恐怖呢!不知敵人是什麼、數目有多少,隨時隨地也會中伏似的,走進醫院固然很危險,但留在船上也難免會便當,那種危機四伏的感覺真是可怕,幸好(?)吃便當的角色死相沒有忠實呈現,只是用意象帶過(據說原作的死法更可怕),不然人家的心臟可負荷不了的…(抖)

早季、覚還有另外三人,一行五人前往醫院救人,結果衝動的小哥率先送命,然後眾人被化鼠重重包圍,看早季和路人女殺化鼠也覺得噁心不已,可以想像對手是人類的話,即使沒有愧死機構,一般也很難下手吧!而四人中以覚最為冷靜,既會分析形勢,行事亦小心謹慎,當日那個小P孩真的長大了啊…


另外當覚決定隻身走進醫院內部時,從早季的緊張和不放心反應,也可見覚在早季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畢竟是唯一剩下的兒時玩伴,現在早季最害怕的是失去覚。不知換過來想,覚是否也抱著同樣的心情看待早季呢?

當路人大叔提出既然不知醫院有沒有敵人、索性把醫院滅掉時,路人女的反應好激烈!也許路人女口中那個「大內先生」,是個對路人女而言相當重要的人吧!結果醫院內只剩三名倖存者,而且像看到了可怕的東西般,精神陷入崩潰。而在外面沒進醫院的路人大叔,還有堅持獨自行動的醫生,最後也被華麗地噗哧了…


覚和早季目睹眾人的死亡方式,顯然是被咒力所殺,所以覚認為丟下女護士也沒辦法了,比起這個,必須回到村子把事情報告,不然全村人也會被殺。最後路人女決定留下來照顧著女護士,等待二人回來救援……怎樣看這路人女也是死定了啊!!(淚)

現在已可確定野狐丸那邊的王牌,便是「擁有咒力的人類」,而且能殺人類,即是跟「惡鬼」少年K一樣,沒有愧死機構的限制。所以即使威猛如奇狼丸也不堪一擊,野狐丸亦因此能下定決心向人類開戰。最後早季和覚在離開的途中,被惡鬼盯上了。身為主角,要脫險當然沒問題,只是這惡鬼進村後,一般人根本奈他不何,看來一場大廝殺即將展開了…(抖)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理亜與守的便當確認…T__T


這話的氣氛真的很棒,化鼠不知何時會突襲的緊張感、化鼠咒力來源的神秘感,還有最後不知誰人隨時會吃便當的恐懼感也做齊了,整話下來也看得人家戰戰兢兢…

大黃蜂部族戰敗,奇狼丸雖然成功逃脫,但部落傷亡慘重,那就是說現在化鼠那方完全是野狐丸的勢力了。真沒想到當初那見風轉舵、哭喪著臉等奇狼丸支援的野狐丸,如今已進化到這個地步,更不顧念當初被奇狼丸伸出援手幫助的恩情,真是太狡猾了!難怪第一次登場,已讓人覺得是隨時都會背後刺人一刀的渣渣…

而會議得出的結論是,食蟲虻部族的樂勝原因,第一是從擬蓑白那兒得到知識,早季媽媽也解釋了,並不是放著它們到處跑,而是多得抓不完,所以被化鼠撿到一兩隻也不奇怪。而更驚人的是第二點,就是從戰爭留下的痕跡所見,食蟲虻部族有會咒力的人類協助…


會議上的眾人立即把矛頭指向逃離了村子的真理亜和守,但富子立即便搬出遺骨鐵證。遺骨經過了多重鑑定,肯定是二人無誤。野狐丸你這天殺的!還真宰了二人啊!!太兇殘了!!因為不論原作還是動畫,也是以早季視點出發,所以沒法交代二人到底在失蹤至便當期間發生什麼事,也不知是怎樣死的,但根據那個大家都猜到「幫助化鼠的人類」的身份,還有能搞定擁有咒力的真理亜和守,可以想像過程隨時暴力到極點,說不定連那個產物(?)也是在痛苦不堪的狀況下搞出來。一想起當中也許駭人聽聞,還真情願不知發生什麼事了…(抖)

由於早季一直以為遺骨是野狐丸準備的替代品,所以即使覺得不能再跟二人相見,至少二人還能藉著咒力活下去,沒想到原來才過了兩、三年已魂歸天國,令早季既是驚訝,也為好友的便當而沉痛不已,見到像真理亜的背影更激動地追上去。幸好早季身邊還有覚可依靠,其實對於痛失好友一事,覚也很難受吧!但看著心痛的早季,也堅強地撐下去,並了解早季的心情,給予早季安慰,覚你是好男人啊…(拭)


後半食蟲虻部族終於對人類發動突擊了!從會議看到,大人們根本不把化鼠放在眼內,所以除了教育委員會議長宏美外,大家也贊同讓祭典繼續進行。沒想到化鼠們既喬裝在祭典派毒酒,還施放毒煙、開槍放炸彈引起騷動,最終釀成這次的悲劇,連最主張祭典繼續進行的光頭,以及宏美也在這次事件中死亡。(光頭死時噴出的女人光波是…最後的藝術品…?)

另外從人們的反應來看,感覺就像上話的Psycho-Pass。因為長期處於上位,加上在一個被塑造成和平穩定的環境下成長和生活,人們已失去了危機意識,看見騷動以為在看戲。而當人類在這種安逸環境而變得怠慢同時,化鼠卻在不斷進步,結果當發生意外事態時,一時間也沒法反應過來,結果釀成悲劇。


而這次騷動,最終由最強咒力者鏑木肆星平定,還以為面具下是怪物般的模樣,沒想到雖然是大叔還滿英氣(喂),而且還有四瞳。那麼面具應該只是遮掩鋒芒用了吧XD!另外富子也生氣了,發誓要讓野狐丸痛苦地失去生命,果然是活了幾百年的女人,心如止水那麼久,暴怒起來一發不可收拾,只望這並不是立死亡Flag吧…(爆)

最後真理亜那個「想要孩子」的獨白,當中的含義沒人猜不到了吧XD!次回,大屠殺?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入26歲,早季變了美人啊~!


是說一開始還以為種田梨沙退了場,看來遠藤綾只負責35歲的早季了。

這話主要解說兩大化鼠部族之間的鬥爭,關於早季和覚的劇情並不多,不過是交代了二人現職而已。只是看來早季和覚14歲啪啪啪了後,並沒有因此變成了戀人?雖然早季說是因為之前跟覚有過無聊的吵架,所以才會那種有點見外的氣氛,但完全不像是小情侶吵架的感覺啊!不愧是新世界,啪啪啪也不過是為了啪啪啪而已…(極大誤)

就個人理解,現在化鼠間主要是兩大部族之爭,一派是以奇狼丸為首、堅守女王體制的大黃蜂部族,另一派則是以野狐丸為首、走民主體制的食蟲虻部族,因為一次對大黃蜂部族旗下的蜘蛛蜂部族的突襲,背後不知誰是主使,而最有可疑的是表面聲稱中立、實際上已與食蟲虻部族私交的木蠹蛾部族。而這次的事件,似乎燃起了一場似乎將會很猛的戰鬥這樣。


作為神明大人的人類,不過是接收化鼠的開戰通知,還有從旁觀察而已…一副吃花生看戲的樣子啊…||||

然後因為突襲事件,奇狼丸和野狐丸被叫上了。從兩者的對答,也可理解為何會以「忠誠」來形容奇狼丸,卻只以「順從」來形容野狐丸。撇開奇狼丸曾在12歲年代那時義字當前,救了早季和覚這件事所以有分加,奇狼丸那種直接不繞圈子的對答,讓人有種坦蕩蕩的感覺。相反,野狐丸簡直是在示範語言偽術,漂亮的說話一大堆,實則空洞無物,而且向陰險的方向推論事件(指整件事是大黃蜂部族自演)。從前的野狐丸是小人,現在根本是徹頭徹尾的奸人了吧!


不過這也只是從人類的角度來看而已,如果換成化鼠的角度,也許比起只會忠於人類、甘於被臣服一輩子的奇狼丸,更希望出現像野狐丸那種革命家吧!話說回來,不過是15年光景而已,化鼠連槍炮都跑了出來,很明顯是從擬蓑白那裡得到了古人類的文明知識,為何人類還放著擬蓑白到處跑啊!?而且化鼠們如此短時間便進化到這個地步,人類卻完全不當一回事般,自覺只要有咒力,根本不用把化鼠放在眼內…

這樣一來,幾乎已預見到之後必定因為放著化鼠的威脅不管而出岔子了。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就是這個意思吧!順帶一提,富子把野狐丸的謊言踢破時的氣勢超強勁!不愧是活了幾百年的女人…(抖)


結果兩派的大戰,奇狼丸率領驍勇善戰的大黃蜂部族,也要花了點時間才取得勝利,但同時間蜘蛛蜂部族卻出現臨陣叛逃以致木蠹蛾部族大獲全勝的奇怪現象。而似乎是數日後,覚更向早季道出大黃蜂部族全滅的消息。之前提到大黃蜂部族百戰百勝是因為用了藥物,難道是藥物給下了手腳?畢竟對手已不是一般的陰險,還有著各種古文明知識啊…還是蜘蛛蜂部族已背叛了大黃蜂部族?

這話換成了真理亜的ED……製作組你把經費都耗在這ED了嗎(汗)?次回疑似真理亜的人出現,還有那個最強咒力者鏑木什麼似乎要出手了?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理亜的告別回。


前半幾乎都是真理亜的道別旁白,再穿插真理亜與早季的回憶,配合真理亜的ED曲,殺傷力還真不少呢!真理亜對守是一種「保護」的感情,而不像對早季的那種情根深種(?)的「愛」,所以真理亜寫下這樣的一封告別信,大概跟看信的早季同樣傷心和不捨吧!

包括已被強制遺忘的瞬在內,真理亜認為這一行五人,無論誰有事,彼此也必定會互相幫忙,所以現在守被處分了,真理亜也沒法丟下守。真理亜相信即使自己離開了,早季仍能振作起來,可是守並不如早季堅強,守被丟下會活不下去,所以真理亜選擇了即使要跟心愛的早季分別,也和守一同離開。

雖然明白真理亜的想法,可是稍稍有點覺得真理亜對守的關愛,真的到了這種非要保護不可的地步嗎?一直以來,其實較多看到的,是守單方面默默注視真理亜,而真理亜又比大家多了解守而已,但真理亜和守的羈絆真的有那麼深嗎?比方說,如果換成早季或覚,會願意為了脆弱的守一起逃亡嗎?要是能多描寫真理亜和守之間那份感情,大概現在守不會被罵是拖累真理亜的廢材吧XD!


而真理亜的信中提到的離開原因,除了因為脆弱的守需要自己外,也控訴了現在這個世界太奇怪了。孩子們就像產品一樣,要是出現瑕疵,大人們即使抹殺感情也會將之打碎,而所謂的瑕疵,也許單單是來自大人對孩子的恐懼而已,就像守什麼也沒做過,已被蓋上不合格的印章。與其等著被莫名其妙的除掉,倒不如在逃向未知的未來。

雖然真理亜最後說到希望有朝一日,能再與早季和覚再會,但大概寫下這句的真理亜也相信這一天沒法來臨,早季當然也明白到這根本是跟真理亜永別了。雖然早季跟真理亜的感情,也許不像跟瞬的那種「喜歡」,而是更接近「友情」的一種,但面對摯友的離開,心裡還是會很難過的啊……

早季和覚向野狐丸說到要報告真理亜和守已死,希望野狐丸配合說辭,野狐丸不但答應,還積極地提出一堆建議,包括弄個骸骨回來…該不會就是你的黨羽藏了二 人,然後現在就下手烹屍吧(大誤)!早季和覚得要求野狐丸幫忙,也就是有了把柄落入化鼠手上,日後搞不好會被威脅吧!上話二人也為了得到真理亜和守 的消息,替野狐丸攻下部落,其實二人也心知自己可能被利用了,只是腦海裡只是想找到真理亜和守,即使如此也沒空理會了…


之後雖然早季和覚仍在尋找真理亜和守,但其實早季心中已經不抱期望,只是盡最後的努力,希望奇蹟出現而已吧!「歸途」響起,代表一天的結束,時限只剩一 天,但此刻已彷彿把早季最後的一絲期望粉碎了。雖然這話不像跟瞬分別時那麼唯美,可是看著夕陽下漫天飛舞的雪花,也彌漫著一份悲傷的淒美感呢…

已經沒法再與真理亜相見(守就怎樣也好了), 加上雖然沒了記憶,但確信曾經關係密切的某人也因為某種原因消失了,曾經一同嬉戲成長的五人,現在身邊只剩下覚。這下的早季明白到自己最害怕的,是再失去心愛的人。後面的 劇情給透了一點點,大概是早季為了覚,作了個很厲害的決定之類,看著這話早季看著覚的背影一幕,好像理解到現在覚在早季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了。即使堅強 如早季,看著好友一個一個的離開,大概也沒法承受連覚也不在了的情景吧…


剩下互相扶持的二人,該不會有人蠢到認為早季和覚在雪屋光著身子取暖吧(喂)!新世界男女未成年便啪啪啪是不被允許的,之後應該沒被兩個委員會發現吧!嘛,反正這二人背後都有富子撐腰(繼任人、孫子),即使被發現了也不會有什麼事啦XD!

瞬的報夢(?)提到早季絕對不能協助真理亜逃走,雖然就結果而言,早季並沒有協助,而是找不著人,但為何會有這樣的報夢?果然真理亜和守逃走後遇上了什麼慘事吧…

14歲就在真理亜與怎樣也好的守的離開作結,次回應該突入26歲了?不知早季的聲優會不會換成遠藤綾上場呢?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季一整話也是崩壞顏XDDDD


如果只是守的話,要尋回並不困難,可是現在守身旁有謹慎的真理亜相伴,要尋回二人便變得困難重重,所以早季和覚不但沒法找到二人,早季更在過程中遇險,幸好被覚救回,並得到現在已稱為「野狐丸」的スクィーラ提供地方休息。

沒見兩年,野狐丸整個感覺也不同了,以前貪生怕死的小人,現在是滿口道理的壞人了啊XD!換個說法,從前會覺得野狐丸不知何時會出賣二人,但只要沒事發生就不會做出什麼壞事,現在怎樣看,也是覺得二人可以多加利用,本來就立心不良啊!!枉人家當初還覺得野狐丸與早季、覚分別的場景好溫馨,把那時的感動還來啊!!


不過兩年時間,化鼠部族的發展已一日千里,不但有了水泥建築,還講政治講民主,所以之後覚推論出化鼠的知識是從擬蓑白處取得,而最終目的便是取代人類。人類捨棄文明,是為了維持現在的世界穩定。雖然說人類的咒力可以簡單地消滅化鼠部族,但文明的力量也不能小覷,要是化鼠發展了強大的文明,便有可能令世界再次面臨崩壞…

為了讓女王「穩定」下來,化鼠更替女王進行了手術,並囚禁在狹小的房間,從此成為徹頭徹尾的生育機器。對化鼠而言,女王的暴戾會妨害他們的發展,所以這是必須的。換個角度,人類的世界中,大人們為了世界穩定而剝奪孩子的人權,也許本質上也有點相似?大概不同的,只是人類會把孩子神不知鬼不覺地處理掉,化鼠卻留住了女王的命用以生產後代,比人類更加殘忍吧…


而最令人不安的,是早季提到「如果野狐丸把對待女王的方法用在人類身上會怎樣」……真理亜和守現在大概是跟不知哪個化鼠部族在一起吧!如果能得到「神明大人」的力量,對化鼠部族的統一大業(?)是很大的助力。這樣一來,要是二人就像女王那樣被抓住了,搞不好也會變成人類版的女王,用來「製造」一堆「神明大人」……一想到這真是一整個毛毛的……

雖然感到野狐丸野心勃勃,但畢竟需要他的幫忙去找守和真理亜,也只得聽從野狐丸的指示,間接幫野狐丸攻下一個化鼠部族,這野狐丸真是太會工於心計啦!!加上早季和覚聽不懂化鼠語言,到底野狐丸跟化鼠說了什麼也無從得知,只能說早季真是太沒機心了…(或者說除了相信也沒辦法了?)

最後真理亜的遺書Get,從之後的標題捏他來看,次回是14歲最後一話,之後便進入高潮的26歲,ED大概那時才會換這樣。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話大概是真理亜和守最後一次登場?


畢竟不能讓守一直逃亡下去,所以早季和覚回去鎮上,打算找大人求情。到底是早季太不細心,沒看出真理亜的想法,還是真理亜把自己的心情掩藏得太好?因為看到覚和早季先後離開時,就在想以真理亜對守的重視程度,最後不等二人回來先一步逃亡的可能性還滿大,留下心思較慎密的早季,或者遇上意外時戰鬥力較高的覚,總比讓真理亜留下陪伴守,較不會那麼容易出岔子吧…

不過話雖這樣說,也許只是因為已經預見到真理亜和守已抱有逃亡的覺悟吧!又或者從實際的角度想,早季跟富子較好說話(這點可能其他人也知道?),覚又是富子的孫子,成功說服的機會率也比較高。再加上真理亜也不會放心離開守吧……起初還以為守是一直守護真理亜的孩子,現在看來,反而是真理亜被守默默守護了那麼久,現在是真理亜回應守這份心意的時候了這樣。


早季一回去鎮子,便被教育委員會的人帶去審問,面對一眾大人,早季也無畏無懼,似乎只擔心自己的口供會否跟覚的有差異時,才會顯得猶疑,但從沒有懼怕過。反而教育委員會的人像是說不過早季般,最後還氣得要脅要處分早季,也就是使用「權力」。但當更具「權力」的富子出現了,教育委員會也只得屈服下來,讓富子把早季帶走。

富子面對早季時十分溫柔,但面對教育委員會時,雖然仍面帶笑容,但一整個不能得罪的氣勢啊!早季得到富子特別關照,還真不怕早季會從此更有恃無恐XD!不過富子應該真的沒擔心過,畢竟是自己看上的繼承人,早季的心理狀態富子應該看得很透徹。富子那麼擔心繼承自己的早季出事,怎樣看都是活膩了想從人生畢業,要是早季有什麼事,又得多活幾百歲了嘛XD!


從富子與教育委員會眾人的對話中,可見上話守不是妄想症,而真的是被處分的對象。但同時富子亦提到,包括守在內的這一班(還是只有早季這一行五人?),其實是「實驗對象」。比方說,像守的情況,一般人早已因為自小已被教育成絕對順從,所以即使知道被貓怪盯上,也會選擇等死,而不會像守那樣逃亡。就是要有這種會以自身意志作決定的人,將來才有帶領小鎮的能力。可是因為實驗終究是實驗,所以也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情況,像無奈下要解決瞬,還有這次暴走的守。但既然新世界的平穩,本來就建基於一直剝削人權,甚至為了穩定而排除某些孩子的生命,這樣的實驗會引起種種悲劇,大概也是預想之中,甚至會被認為是有價值的犧牲吧…

富子這次再進一步解釋擁有咒力對社會帶來的危險性。因為咒力擁有者,本身就是一件核兵器,放任著不管也許不會有事發生,但也不能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在富子個人保證真理亜和守的性命後,早季也認為把二人帶回來比較好。嘛,上話也提過,這樣子逃去也不保證能活得長久,而且想深一層,守也不會希望真理亜從此得與自己一起過苦日子吧…


在替早季送行期間,富子說出自己已經267歲,這也就是自己權力的泉源。因為種種的人生經歷,自身的存在本身已是一部活字典,所以會備受尊重。富子還提到早季的學習課題,與自己的老不死咒力有點相似,這代表早季日後接任後,也得活上幾百年再找人繼承自己嗎…?(抖)

理所當然的,早季和覚回到原本真理亜和守所待的地方時,二人已經不見人影。真理亜最後留下了「再會」的遺言(?),感覺真的是再會了…(淚)次回早季和覚與スクィーラ再遇,又是一副隨時會背叛的樣子啊XDD!!另外次回應該會換上真理亜ED,人都退場了才換ED啊!!(誤?)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畫……


這話內容比較簡單,所以連帶作畫也一起崩掉嗎?嘛,其實這部作畫正常的好像也沒多少話,只是覺得這麼有意思的故事,製作組能再多給一點愛就好了…

主要內容是早季、覚和真理亜三人尋找守的過程,從守留下的痕跡,推測出守走得很匆忙,而且即使用自己不擅長的雪橇,也不惜一切的要離開,最後出了意外但沒有掛掉,大家的推理能力也很厲害啊!只是看著真理亜一直用舞空術(?),感覺好累XD!

比起早季和覚還能冷靜分析,顯然真理亜已經亂了方寸,滿腦子也只擔心著守的安危,與平日高傲的形象完全大相逕庭。之前一直也只看到守單方面對真理亜貞忠不二,感覺二人的關係像主僕多一點,但這幾話看來,真理亜真的很保護守,也很明白守的脆弱,而不單單把守當成觀音兵。只是真理亜跟守的關係也不像會發展成戀人,要說的話,守反而像是個會讓真理亜母性大發的對象吧XD!


結果守沒有掛掉,只是受了傷,被從前早季救過的化鼠救回。因為化鼠是這種模樣的關係,總覺得化鼠是隨時也會出賣人類的生物(以貌取鼠是onpu-chan不對好了XD)。大概早季和覚也對化鼠抱有懷疑,才會問一大堆,反而真理亜還著眾人不要再找這救了守的化鼠碴,真的很不像平時會小心謹慎的真理亜呢!

然後守訴說自己會離家出走,是因為看見了貓怪兩次,想到貓怪可能要處理掉自己,怕死怕得逃掉了。嘛,雖然怎樣看,以守的生存能力,這樣子離家出走也不見得可以活多久(喂)。而且委員會那邊也不是省油的燈,要找到守相信也不是件困難的事就是了。


守的回憶中,第二次遇上貓怪時有一陣龍捲風,守才避過一劫。這龍捲風是守潛意識想活下去才造成的嗎?如果是的話,守也有像瞬那樣會洩漏咒力的危機,所以才要處理掉?不過看樣子似乎不是,這種情況下誰也想活下來吧!!所以那應該是守以自己的能力擊退了貓怪,只是因為擊退貓怪不代表沒有下一次,所以還是選擇逃走吧…另一個可能性是,其實所謂見到貓怪,只是守害怕過頭結果得了妄想症…?

其實守的咒力變得不穩,是因為擔心自己能力出了問題會給處理掉,固然守的精神能力值太低是守的問題,但如果打從一開始沒有處理孩子這種事,守根本可以正正常常生活下去,而不是終日惶恐自己會被處理掉,沒事也被迫到發瘋,才落得現在的慘狀。當然,對倫理委員會來說,也許寧願把孩子迫瘋,也要避免出現劣質產品影響新世界,只能說大人們真的很擔心這個世界再次出現岔子,基於這種恐懼,像人權、同情心之類的東西,也變得不重要了…

次回,真理亜與守一同離開?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世界的Psycho-Pass。(大誤)


之前一直讓人覺得倫理委員會又好,教育委員會也好,也在扼殺著孩子們的一切,是讓孩子以為自己生活在烏托邦的極權機構。但這話從倫理委員會議長富子的觀點再看一次,便有了新的角度。是極權沒錯,但這扼殺自由的管理,背負著過去沉重的經驗,因為這個世界再也受不了傷害。所以,他們本身不是什麼惡人,相反可以很溫柔,才更希望這個世界能維持平穩。

雖然沒解釋富子看起來超年輕的原因,但看早季對此沒有疑問,看來以咒力維持年輕是很平常的事?倒是聲音看來不能藉咒力改變就是了。富子一開始便單刀直入提出希望早季日後繼承自己議長一職,因為早季的精神病質人格指數相當良好,能夠面對任何驚人的事情也能保持冷靜。


富子以早季一行人遇上圖書館一事為例,事實上聽過圖書館說明歷史後,守陷入崩潰似的,瞬會業魔化不多不少也受到此事影響。至於覚和真理亜受到多少影響,雖然沒有說明也看不出來,但富子亦判明了眾人的指數不及早季。正因為早季有著如此潛質,所以當日眾人才沒有被處分,以免一個優秀的人才就此給抹殺。

因為早季能承受真相的衝擊,富子給早季說出了自己曾遇上的惡鬼和業魔。惡鬼(少年K)因為攻擊抑制和愧死機構出現了缺乏,加上心理上的缺陷,某日突然開始殺人。由於其他人有愧死機構影響,所以沒法向K進行處決,最後是K到醫院求醫時,醫生給K注入毒藥才解決事件,而富子則在當時出任護士。醫生為了人們成仁太偉大了!

不過醫生知道那是毒藥,給K注射時愧死機構不會發作嗎?還是醫生已不把眼前的K當成人類才能下手?畢竟作為醫生,要是每次動手術開刀也在攻擊的一種(?),要是那麼容易發作的話,醫生已經死了很多遍XD。


富子曾經歷過這種事,但現在已能平靜地跟早季說,可見富子跟早季一樣,也有著即使遇上驚人事情仍能迅速回復平靜的特質,才能坐到現在的位置。之後富子再跟早季說業魔的事情,事件中的泉美跟瞬十分相似,本性善良,只是經常會思考,後來卻發生了咒力外洩,最後跟瞬一樣,踏上自殺之路。泉美跟瞬一樣是吃毒藥,泉美一下子就成功,瞬卻把毒性不自覺排除了,是因為咒力外洩程度不一?還是對自殺的覺悟程度有差?嘛…這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跟瞬的經歷相似,早季不知不覺聽得哭了起來……明明是那麼重要的回憶,卻完全想不起來,連自己為什麼流淚、為誰人流淚也不知道,真令人心疼啊……但富子明言不能讓早季取回記憶,因為早季能承受這種悲傷回憶,不代表其他人可以,尤其是單是聽到有孩子消失已崩潰的守,可以想像得知真相後必然承受不了。


不知覚和真理亜跟倫理委員會的人見面情況如何?還是把二人也帶來,單純為了支開二人,好讓富子能跟早季好好詳談,內容並不重要?

被認為最脆弱的守,翌日離家出走了,估計是聽過孩子消失的推論,加上真理亜提到守最近課堂表現不佳,所以害怕自己會成為被排除的對象。這話明白了惡鬼和業魔兩者,現在既然業魔已經有了範例,搞不好守或真理亜會有惡鬼化的發展?尤其是之前旁白早季曾提過真理亜會害死很多人…這樣想下去,內心真是一整個的發毛啊…(抖)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瞬RIP後眾人的生活。


如同之前所想,倫理委員會真的對孩子們有竄改記憶的能力,所以如同之前的女同學般,這話一開始大家已把瞬忘掉。而且為了令被竄改記憶不會因為沒了瞬的部分而斷層,還會找來代替品填補,也就是這話的良。換另個角度,良也就失去了人生的一部分,腦海中的所謂回憶,實際上根本沒發生過,而本身的回憶也因此被取代了,其實也蠻可憐就是了。(雖然良本人並沒察覺這點)

對於竄改的方式是怎樣,其實不太了解,只是好像明白一點點。比如說,早季還記得瞬跟自己說過的划夜艇鐵則,可是良並沒有這方面的記憶,因為那並不是屬於良的知識領域。大家記憶中有瞬的部分,會自動轉換成良的臉孔,至於其他細節,就會出現偏差,尤其是不在倫理委員會監視下發生的事,根本無從修改,所以良不知離塵是誰。那麼關於夏季露營的事情,這四人到底還剩多少記憶?而且這樣的話,其實這記憶竄改法很容易找到不對勁的地方吧……還是說其他人不會像早季那樣尋根究底,或者經常離開倫理委員會監視範圍,所以才一直以來也沒岔子?


不過說到底,既然記憶都能竄改了,直接複寫也許能省更多麻煩XD?

嗯,總之簡單來說,就是早季察覺到記憶會給竄改,所以不僅是瞬,連姐姐吉美也會想不起來。是說瞬即使不在了,還能藉著夢境引導早季得知有些人會被遺忘,這是因為早季對瞬的愛太強烈?還是瞬的咒力太強,足以令早季留下殘餘記憶?這就不得而知了…

然後不單是早季,就連覚也察覺到記憶有不對勁的地方,肯定了記憶中的良並不是良,二人惺惺相惜的感覺相當不錯,瞬的往生也許反而替這二人牽了紅線呢!


之後二人找了真理亜和守商量,一致認為記憶有奇怪的地方,於是大家也姑且稱那個人為X(連ED的Cast表也由原來的青沼瞬變成了X了www)。從真理亜和守的反應來看,也透視了二人的性格。真理亜…怎麼說呢?感覺好像本人不太在意記憶給竄改這事,但既然喜歡的早季想調查,也會一直陪伴和給意見。至於守,大概也察覺到記憶有不妥,但不想被處理掉,不想再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所以不希望大家再說下去,破壞了現在的關係,以及所相信的這個世界,否則便會陷入崩潰。

如此明白守的心情,真理亜對守真的十分保護,而不單是當成傾慕自己的觀音兵。而且也站在守的角度勸喻早季,繼續追尋真相,可能會有危險,失去重要的人的記憶固然是件悲傷的事,但也不能忽略還活著的人,也就是重視自己的人。真理亜不像早季那樣是行動派,顧慮的也會比早季更多更周全,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呢!

早季雖然明白真理亜說的話,但終究還是無法放棄尋找真相就是了。


最後有關早季和真理亜互吻安慰的部分,以下原作內容和翻譯轉自K島…

わたしたちは、三人で、抱きしめ合い、キスし合った。互いに慰め合い、力づけ合い、けっして孤独じゃないことを再確認するために。
我們三人(早季、真理亞、覺),互相擁抱,互相接吻。彼此互相安慰,互相鼓勵,再次確認絕對不是孤獨的。

原作是三人互吻啊!!果然是新世界啊啊啊啊啊!!因為照著原作做的話,3P感太強烈,所以動畫只好做得像擁抱而已嗎XD?

最後倫理委員會終於找上早季等人了,從次回預告看來,覚的奶奶是不是年輕過頭了?咒力連美容也做到嗎(爆)?說起來,既然旁白是長大後的早季,而長大後的早季能講述瞬的故事,那就是說記憶會有取回的一天嗎?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瞬啊!!(ノД`)・゜・。


對不起又暴走了,字有點多所以內文收起。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氣氛很緊張的一話呢!


瞬大概已經RIP了…或者即使未RIP,現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就像大人們所言,這麼一個優秀的孩子卻業魔化,真是相當可惜。倒是不太明白,瞬好端端為何會業魔化?瞬看來心地還不錯,不像會立心不良(雖然14歲的人設活像不良少年),思想也不偏激。是因為基因突變?還是有著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或者之後的劇情會解釋到吧…

不管如何,這話的懸疑氣氛做得相當不錯,而且難得作畫總算回復水準了,加上可能因為角色換了冬服的緣故,感覺更加有種寒意。即使知道作為男女主角的覚和早季應該不會在這時嗚呼哀哉,但看見二人闖進已被封鎖的松風之鄉時,還是不期然替二人擔心起來…


現在這個時點,覚和早季也喜歡瞬,兩個算是情敵的人一起往找瞬,感覺很微妙呢XD!同樣是一起做危險的事情,12歲時很有出生入死、互相扶持、官配確認的感覺,而這次則是大家一起為了喜歡的人而努力,彼此惺惺相惜般。日後覚跟早季一起的話,這個曾經在二人心中佔有一定份量而又RIP了的瞬,會成為二人之間一個永遠沒法放下的包袱嗎?

知道瞬跟自己分手是出於一份設想,然而覚想要找回瞬,比起復合,更重要的是關心瞬到底是什麼回事了,果然覚是明白自己不會跟瞬一輩子?反而覚說出「沒想過復合」時,真理亜露出了饒有意味的笑容…因為是戀愛中的少女,所以滿腦子都是love love這樣?


早季和覚在松風之鄉看到種種的怪異…其實沒太能看得明白(像地上的霜之類),總之就是這一帶發生了種種異變,還有就是瞬家滅了這樣。因為那棵樹,早季認出了大坑洞就是原來的瞬家,但到底是倫理委員會之類的把瞬家以至松風之鄉弄成這樣,還是這一切都是業魔化的瞬搞出來的…?個人覺得後者的可能性較高就是了。呼呼這劇情太令人在意了!!

早季從父母的對話,加上自己的名字含義,回想了自己還有一個姐姐才對,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之前的同學消失就算了,但連自己的親人曾經消失也會忘記,看來倫理委員會真的會做記憶竄改這種事啊…至於怎樣做到,應該不用深究,反正生物都能製造出來了,咒力可以強到什麼程度已經沒關係了XD。


另一方面,真理亜和守則發現了中庭和不淨貓的秘密,並得悉了準備派出不淨貓處理掉業魔化的瞬,於是連夜告知早季,真理亜女鬼般的剪影也太恐怖啦XD!得知了瞬現在的處境,早季立即就不顧安危,一個人潛入松風之鄉,果然非常重視瞬呢…只是甫到達便遇上不淨貓,之前瞬給的環應該會起作用吧!

雖然負責次回的,好像是悲劇第五話的團隊,不過看預告的感覺超棒啊!期待中!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新新新新新…新世界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連作畫也令人覺得看到了新世界,A-1看來很窮,真的很窮…(爆)

回到這話,正如旁白早季所言,雖然只是過了兩年,但對青春煥發的少年少女來說,兩年後已是新世界,所以不止主角五人,基本上在這個世界,到了這個年紀,便會開始跟同性談戀愛。感覺上找個同性伴侶,是這個階段必須要做的事,就像守獨只一人凝視著真理亜,在旁人看來(包括早季在內),反而是不正常似的。


倒是有點疑惑,既然異性戀禁止,但同性之愛就大丈夫,那麼這個世界是怎樣傳宗接代的?早季也是有父有母的,證明最終還是異性在一起的吧!但同性戀不可能簡單地就變回異性戀?難道這個世界連同性戀還是異性戀,也是透過改變基因的方式被控制著(像愧死機構之類),然後到了某個年齡,又會恍然要跟異性在一起這樣?

然後關於少年少女們的慾火焚身(喂),不愧是新世界!!雖然動畫已是這樣子,但聽說原作小說基本上快到了18禁的程度(抑或已是18禁的程度才對?),相對之下動畫很含蓄的了XD。雖然瞬和覚很親熱,早季和真理亜也打得火熱,但顯然瞬喜歡的是早季,所以瞄到早季看見自己跟覚在YO時,便一整個不自在。那邊早季也一樣,看見瞬跟覚在YO,也會有種揮之不去的抑鬱。雖然喜歡對方,卻因為這世界的規則而不能在一起,反而顯得覚和真理亜有點可憐了……雖然是戀人,但對方視自己似乎更接近好朋友多一點。


也許正是這樣,所以守選擇了默默守護真理亜,也不跟別的男生戀愛,守也許覺得這樣反而更自在也說不定。是說當五人聚在一起時,守非常高興地說「感覺好懷念!最近沒這樣五人在一起了」,看來守真的人如其名,是個為了守護大家(尤其是真理亜)、更甚於追求自己幸福的角色。不過跟常人與別不同的話,該不會被倫理委員會盯上吧…(汗)

而除了Love Love外,這話依然有黑幕方面的劇情。村中咒力最強的鏑木前來視察,喂喂你一直盯著真理亜的裙下算啥啊!?在走近瞬時,出現了一道莫名其妙的氣牆(?),而同時間也可看到瞬孵出的蛋是怪物。瞬也許是察覺了自己的不對勁,所以才會跟覚分手,以免把覚也拖下水。畢竟瞬知道自從兩年前的事後,大家一直也被監視著啊……所以說,哪有可能這麼容易騙到大人嘛!


瞬最後跟早季的對話活像遺言一樣(爆)。由於咒力失控,瞬要到所謂療養所的地方。就像之前球技大賽那個亂用咒力而消失的少年般,為免咒力失控的人成為業魔,在此之前會被先下手為強,於是少年消失了,而這下似乎是輪到瞬。瞬自己應該也知道自己控制不了咒力(所以偶爾會露出詭異笑容——雖然詭異的也許單純是作畫),將會「被消失」,才會把自己所知的託負給早季,並把遺物(喂)交給早季,留下一個跟遺照(你夠了)沒兩樣的笑容便離開…

那幾顆轉來轉去的小石子,個人理解是:一,在做什麼以免對話被外人發現;二,瞬藉著控制小石子讓自己情緒穩定,以免咒力失控暴走傷害早季。

假設學生消失同時,其他人也會失去對那人的記憶或感情(就像第一話那個同班同學般),就像根本沒存在過一樣的話,瞬的消失對早季等人又會有什麼影響?嗯,雖然這部的作畫和表現方式一話比一話令人覺得經費燒光了(喂),但繼續期待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除了感覺有點跳外,作為12歲回憶的結尾,整體感覺不俗。


這次不小心寫長了,所以請按《繼續閱讀》。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畫回來了…


繼續是逃亡,而且看來還得逃亡上一段時間。幸運的是因為早季以前曾問過覚的真言,所以這話藉著類似催眠的狀態,令覚恢復了咒力。有了咒力,可以不用擔心被妖鼠發現沒有咒力然後反過來攻擊,形勢也變得好了一點。

至於催眠時那個裸瞬,大概是意識流什麼的,先丟著一旁不管,看看是否日後的伏筆吧!不過這下也可看到早季這孩子有多恐怖(咦?),毫無機心的覚就這樣被早季「看」到了真言的內容,而且早季還一直記到現在啊(大汗)!!

覚恢復咒力後一整個性情大變XD,似乎有點復仇的意味,畢竟上話被虐得很慘嘛XD!這也可見為何要搞那麼多來控制人類的咒力,看覚不過是回復原本的咒力而已,已殺土蜘蛛殺得那麼爽,要是咒力不受控,再多幾個暴走者,已可令世界又滅亡了…


但是覚殺土蜘蛛又不會像和尚那樣,會啟動愧死機構…因為覚沒有把它們當成是人類的意識?另外那隻負責翻譯的化鼠,怎樣看也會隨時刺早季和覚一刀,這也許是覚一直想早日逃脫的緣故吧!倒是早季似乎認為它們即使傷害人類也是有原因的樣子,所以才對覚的屠殺感到不安吧…(當然應該也包含了對朋友一臉殺意的毛骨悚然吧!)

因為數量太多,覚漸漸體力不支,化鼠似乎也發現了早季沒有咒力,這下真是裡外受敵了。這話剩下的三人完全沒登場的份兒,不過就算讓早季和覚遇上,沒有咒力的話,不過是多了個人陷入危機而已,還是期待他們能替二人找來救兵?

嘛,還有那麼多話,沒可能會便當了啦XD!繼續期待二人如何成功脫出吧!

onpu-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